Browsing "Default"
Oct 1, 2022 - Default    No Comments

上帝奇妙的引領—唐崇榮牧師生平見證


(從 1:15:45 開始)

內文:編自印尼歸正福音教會主日信息20220918,未經講員過目。

一九六四年正月份,我正式結束我在神學院的學業,我除了教導與牧養,也到各地佈道,因為有許多地方需要我去開佈道會。各地的教會寄來的信件堆疊在我的桌上,他們知道我每年有七個半月的時間到世界各地、印尼的各城各鄉舉辦佈道大會。很多教會怕得不到機會,所以早在半年或一年前就把邀請信寄給我。我把這幾十封、幾百封的邀請信放在我的案前,然後禱告:「主啊!我應當挑選哪一個教會,應當到哪裡開佈道會,禰指示我,禰把智慧給我… 求主給我智慧,使我知道我所要選、所要去的是哪種教會。主啊!求禰帶領我,使我佈道的路程不走錯,使禰給我的機會不亂用,使我這一生的時間不浪費在錯誤的決定上。」

我做選擇的原則是:一、到最有需要的教會,二、到最有潛在能的教會,三、到日後最有影響力的教會。這三項原則定下之後,我就把其他的條件放在一邊,請我去的教會是大是小並不重要,請我去的教會是有錢的、沒有錢的並不重要,請我去講道的教會是大城市或小鄉下並不重要。換言之,我所要去佈道的這個教會是不是影響日後的歷史?這個教會是不是在艱困之中?我來這個教會是否有很多智慧、聰明的青年在他們之中?我選的教會其中有很多智慧聰明的青年有信仰上的疑難,鮮少有傳道人能解決他們信仰難題上的需要,我為他們解答疑難。感謝上帝,我這樣決定之後,上帝就按祂的旨意垂聽我的禱告。在我佈道之後,他們為主奮戰,成為社會上足具影響力、見證基督信仰的人。

▪️ 艱險的佈道旅途

那時有牧師對我說:「我已經安排你跟我到四百公里外的地方開佈道會。」我說:「是什麼教會?是華人教會嗎?」「不是。」「是很多基督徒的教會嗎?」「不是。但那個地方很需要你去傳道。」我說:「好,我答應去。」我就禱告,預備心要去。後來他告訴我,從這個城市到那裡四百公里的距離,要用兩天一夜的時間才能抵達。我說:「四百公里的距離,如果走四十公里要一個鐘頭,十個鐘頭就到了。」他說:「不能,我們一個鐘頭頂多走十五公里。」我說:「一個小時十五公里與騎腳踏車的速度一樣。這四百公里要怎麼走?」他說:「要一早離開這裡,晚上在鄉下過夜,這樣大概是走了二百六十公里;第二天早上一早起來,八個鐘頭以後我們才會抵達。一百六十公里外的地方,就是我們要去傳福音的地方。第二天晚上在當地過夜,第三天舉辦佈道大會。」我說:「這麼短的距離竟然要花這樣長的時間才到。」他說:「那條路修了四十多年。從前荷蘭建的已經完全碎了,雨水侵蝕路面,現在都沒有了,路面上的石頭這麼大,最大的一公尺,最小的一公分。車子行經這條路的時候,好像跳舞一樣,巨大的震動會震破你的肚皮。除非你不要去。如果你要去,你就要走這四百公里的路。」

我那時很年輕,無論多困難、多累,我都去。他說:「不但困難,不但累,這條路是全印尼最危險的。在這條四百公里的路大約三百公里處,有一群反對中央政府的軍隊佔據了道路,誰進去,他們就從森林出來包圍你的車,搶你的東西,打傷你才讓你離開,非常危險。」我說:「我還是要去。」「你決定要去嗎?」「我決定要去。」這件事情五十多年後,我逐漸淡忘了,但四天前這來找我的人告訴我一件事,使我想起了這件事。出發前,前教會執事部主席是一名陸軍少校,他對我說:「我不准你去。你停在這裡幾天,之後就回家跟你媽媽團聚,不要去那地方佈道」。我聽見他的口氣很硬,心裡非常不滿意,便說:「請問少校,你有什麼資格攔阻我做上帝的工作?」他聽我的口氣這麼硬,嚇了一跳,他沒有想到有傳道人的脾氣是這樣的。我說:「我告訴你,是我們教會請你來這裡佈道,對於你的安危,我們是有責任的。如果你佈道成功了,有這麼多人悔改、喜歡你,你回去後責任就結束了,你的成功也是我們教會的榮耀。既然聚會這麼完美地結束了,你卻說要到四百公里外的地方傳道。你給我們教會的困難太大了。這地方是印尼叛軍盤據的地區,是最危險的地方。如果你不幸被殺死,我們要怎樣向你的家人交代?這是為什麼我不准許你去的原因。」我心裡說:「撒但,退我後面去!」我對這位少校說:「你怕我會死是嗎?你怕對我母親不能交代是嗎?好,現在請執事部拿一張信紙來,我親自寫信給我媽媽。如果我去,死在途中,責任不在教會執事部,是我自己願意為主死而去的。」我封了信,寄回給母親,並對這位少校說:「你沒有資格攔阻我去傳道」。

他沒有想到一個二十六歲的傳道人有這樣堅定的心志,「我們再商量一下」。我說:「你去商量,我不商量。我決定明天一早就出發前往那個地方。」他們談了一、兩個鐘頭,執事部主席說:「好,我們讓你去,但我們已經向警察部、陸軍部申請派兩名很有責任的警察長帶着機關槍護送你到那地方去」。執事部怎麼商量、要付多少費用,我都不知道。我說:「好,明天早上他們兩個人就跟我一起去。」

隔天清早六點我們起來,開了一輛吉普車,我坐在前面,另有當地的牧師開車,吉普車後面放置一把機關槍,是警察送來的,另有一把很長的機關槍,是陸軍送來的,這兩位軍警荷槍實彈坐在吉普車的后座,我們就開車。車子開了大約六個鐘頭後,我們平安到達一個城市。飯後,同行的人對我說:「前面的路,有的石頭一公尺,有的石頭十公分,你的肚子會震動到痛」。那時我經常出外佈道,半路會暈車、嘔吐。我禱告:「主啊!幫助我可以健康安全地經過這個地帶到那個地方佈道」,於是我繼續上路。

▪️ 艱險途中的意外驚喜

我發現在這一、兩百公里的路上一個人都沒有,因為那是最危險的地區,是叛軍經常出沒的地方,連政府的軍隊都不經過那地方,因為只要誰膽敢經過那地方,就是去送死;誰敢去,就被叛軍懷疑是政府派來的,更何況我這次是搭吉普軍車去。為什麼一個傳道人卻要搭乘軍車前往最危險的地區?因為普通的汽車難以行經這條路,只有吉普車能在車身晃動厲害的時候繼續前行。我的思想太簡單了,我的經歷太幼稚了,我就這樣去,心想只要能傳道就好了。

上帝賜我一份意料之外的禮物,這沿途的山景着實使我驚嘆萬分。我的家鄉廈門沒有高聳入雲的山景可看,廈門內地的紫雲山雖然非常漂亮,但紫雲山並不太高,但從這裡一眼望去,高山峻岭、熱帶雨林、青翠一片盡收眼底。自我從中國到印尼,這是我第一次經過這麼漂亮的地帶,見到這麼美麗的山景,我內心真是充滿對上帝的感謝。

行經的途中,我開始覺悟這條路上幾十公里內連一個人都沒有,也沒有其他的聲音,只有機器發動的聲音,車輪碰撞的聲音,還有在山裡鳥鳴的聲音。忽然,我看到一對很漂亮雄雌的鳥,就停在我們前方。這些鳥我從來沒有見過,它前面的羽毛是紅色的,眼緣是白色的,從遠遠的地方飛過來,就停在我面前。看到這些,我對主說:「上帝啊!在天地之間、山谷之中,竟有如此美麗的飛鳥,好像在對我們說:我們歡迎你來看上帝偉大的創造」。我們欣賞不久後,鳥兒飛去了,我們再向前走,途中一個人都沒有,整條路寂靜到好像我們是行經一個死人的地方。我聽見山裡好似轟隆地震的聲音,那是我們車輪碰撞的聲音。

下午四點,我們到了當地教會區大會的辦公室(我後來得知這是Toraja的區大會)。當時我才二十幾歲,很幼稚,我進區大會的辦公室,說:「我是來這一帶佈道的,我們大家一同禱告」。這些是教會的頂層人物,竟有一個年輕人忽然吩咐大家站起來禱告。他們就站起來一起禱告。不久後,我們離開Toraja的區大會,繼續向前走。走了大概不到幾個鐘頭,晚上到了Makale,住在一個招待所,如果半夜有人來攪擾我們,我們也沒有辦法。感謝上帝使我們平安。第二天早上我們七點起來,中午到了Palopo,平安無事,沒有人來殲滅我們。我與另一位華人牧師一同進到委員會籌備主席的家。

▪️ 「基督身為救主的資格」佈道大會

傍晚五、六點吃完飯後,大家前往佈道的地方。我那時二十六歲,什麼都不懂,「主啊!讓我忠心傳福音,勇敢傳福音」,我幾乎忘記我是中國人住在別人的國家。他們會怎樣看待我這個外族人?他們會怎樣看待我這與他們宗教不同的人?我禱告上帝:「主啊!我要講什麼題目?」我決定七天晚上,用七個題目,把耶穌是救主的資格交代清楚。第一晚,我就宣布:「我這次到你們中間來,傳講的主題是──基督身為救主的資格。弟兄姊妹們,注意聽!世界上有很多宗教,但只有一個救恩;世界上有很多教主,但只有一位救主。你們七天聽完之後,盼望你們信心堅定,為信仰爭戰,為真理做見證。不可懷疑,不可懼怕,不可猶豫不決,要永遠做見證,甚至為主而死」。我的話振奮他們的心。

▪️ 神在動蕩中奇妙的引領

在基督徒即將被殺的前一晚,有一名三、四十歲的基督徒帶着他的妻兒,半夜從那地方逃走,逃到附近的城市,終於鬆了一口氣。他對主說:「主啊,我願愛禰到底」,就定居下來,一面定居,一面忐忑不安。這做父親的非常痛苦,這做母親的非常懼怕,這一個十歲的男孩嚇得魂不附體。就在最危險的時候,教會領袖說:「有一個人要在這裡開佈道會。幾號到幾號在某某廣場,有唐崇榮來開佈道大會」。這一家人已經離開危險的地區,跑到了有一些基督徒、比較安全的地方,聽見有一個從中國來的佈道家要來佈道,是二十六歲、很年輕的人,是基督教的聚會,所傳的是聖經的道。這孩子跟成千上百個人一同參加聚會。

那次聚會,第一天六百人,第二天九百人,第三天一千人,第四天一千五百人,第五天一千八百人,第六天二千人,最後一天三千人,愛主的心越來越熱,最後一天大家懇切禱告,祈求上帝施恩保守。這十歲的孩子不知道講道的人是誰,只知道每一天有這麼多人來聽道。這孩子遭受全家可能被殺光的驚懼還沒結束,竟聽見一個年輕的傳道人說:「基督是唯一的救主。世界的教主有許多,人卻只有一位救主。除他以外,別無拯救。唯有透過基督被釘十字架,沒有其他的救法;唯有藉著耶穌基督,沒有人能回到上帝那裡」。這男孩一面懼怕,一面注意聽,聽到最後,有句話聽到他的心坎去,這句話我一生講了四次,聽的人超過三十萬人,但那一天這個十歲的孩子聽進去了。

▪️ 在一個十歲孩子身上的神跡改變了印尼

我在那次的佈道會上說:「上帝是無所不能的。基督徒要真正在鄉下傳福音,帶領印尼人歸向耶穌基督的福音。基督徒禱告上帝吧!基督徒奉獻自己吧!傳福音領人歸主,為基督的福音做見證。」那七天聚會的最後一晚,我大聲呼籲:「願意作傳道的人向前來,奉獻自己,傳福音,使印尼成為信仰基督的地方」。我事先不知道為什麼那天我要去Palopo佈道,我也不知道佈道的時候,這個孩子天天參加聚會,我更不知道他最後一天流淚走到前面說:「我要傳福音到全印尼」。後來他到雅加達在印尼最好的大學──印尼大學讀書四年。大學畢業,差不多是一九七八年的時候,聽到有位佈道家要在國家體育館開萬人佈道大會,於是他說:「主啊!我要加入委員會,我要參與聖工,我要籌備這佈道的工作」。

一九六六年那個孩子來聽道,一九七八年那個孩子擔任佈道籌備委員。之後他對我說:「我看了你的書,才知道我十歲參加的聚會是你帶領的!我十歲的時候,我不知道是誰主講這個佈道會,大學畢業後才知道就是你。感謝你,你影響了我,感謝上帝用你呼召我,使我一生一世在印尼傳道。唐牧師,你能在大城市傳道,我沒有那個才幹,我只能在小鄉下佈道。」他於Jaffray神學院畢業後,設立平信徒神學院。直至今日,他所設立的平信徒神學院已每年在印尼二百多個城市開辦課程。印尼有哪個傳道人像他那樣在兩百多個城市舉辦平信徒神學院?我問他:「你建立了多少教會?」他說:「已經成形的,有七百間;還沒成形的,有三百多間;所建立的教會,大約超過一千間。」我聽了眼淚要流下來。想不到一九六六年我一定要到Palopo佈道是神的引導,使一個十歲的孩子聽了之後奉獻做傳道,十二年後他大學畢業,再次堅立起初奉獻的心志,開辦神學院,成立佈道所,使印尼各城各鄉各鎮許多窮人能信主。

Aug 28, 2022 - Default    No Comments

讀經 & 多巴胺

“人所能感受到的快樂值,應該是多巴胺量 (dopamine) – 閾值 (threshold)。隨着多巴胺分泌更多,閾值也隨之提高。比如吃一頓美食,多巴胺分泌 500,閾值 100,快樂值就是 400。但如果再吃同樣的美食,閾值就可能提高到 200,這時快樂值就只有 300。閾值越來越高,快樂越來越少。所以人們需要不斷地尋找更多更強烈的物質刺激,才能讓自己保持快樂。

“但是讀聖經能夠降低人的閾值。舉個例子,一個富豪買個私人飛機,多巴胺分泌 1000,但他的大腦由於長時間物質刺激,閾值已經提高到 900,那麼他的快樂值就是 100。同比之下,一個信徒吃頓火鍋,多巴胺分泌 200,但由於讀經禱告、讚美上帝,他的閾值降低到 20,那麼他的快樂值就是 180,反而比那個富豪多。”

作者:以馬內利

Aug 27, 2022 - Default    No Comments

雙重預定論 Double Predestination

— R. C. Sproul
“Predestination is asymmetrical. God positively intervenes in the life of the elects and gives them mercy that they don’t deserve, and He leaves the rest of corrupt mankind to their own devices; He does not coerce them to unbelief. So that one group gets grace, the other group gets justice, nobody receives injustice.”

“預定是不對稱的。上帝進入選民的生命中,賜予他們不配得到的憐憫,讓其餘的敗壞人類任其自生自滅;上帝沒有促使他們成為不信。因此,一個群體得到恩典,另一組得到公義,沒有人受到不公義。”

Pages:1234567...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