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10, 2022 - Default    No Comments

唐崇荣 – 三十三周年堂庆 (转)

三十三周年堂庆 | 唐崇荣牧师主讲
转载:编自印尼归正福音教会主日信息20220925,未经讲员过目。

  三十三年前,印尼没有归正福音教会。那时,我们没有钱,我们没有政府的帮助或有钱的会友,更没有外国寄钱来帮助我们,我们只有说:「主啊,求祢开始祢的工作。求祢帮助、扶持,我们完全仰望祢」。那时我说要在 Kemayoran 建教堂,有人找了三块地皮,一块是四千五百平方公尺,第二块是七千六百平方公尺,第三个地方是一万四千五百多平方公尺。香港饭店的人给我看由印尼传来的电讯,「请唐牧师快快回覆」。我说:「我要出门讲道了,等我回来再回覆」,对方说好。我去讲道,心里一直想我要怎样回覆要这三块地皮的哪一块?讲完道返回旅馆,上帝感动我:「你要拿一万四千五百多公尺那块最大的地皮」。我心里说:「最大的地皮价格最高,我没有钱。既然祢已经感动我,但我要怎么做呢?」那时,你们都不是会友,现在我们有很多牧师,但那时一个都没有,只有我一个人,印尼也没有归正福音的人,没有归正福音的教会,没有归正福音的神学院。我一个人对主说:「亚伯拉罕独自一人的时候,祢呼召他跟随你。如今祢在印尼照样呼召我这一个归正的人,我独自跟随祢,我愿意顺服祢。」

  我到旅馆后回电讯到印尼,「这三块地皮,四千五百平方公尺不够,七千六百平方公尺也不够,我要一万四千五百平方公尺那一块」。这块地皮的钱在哪里,我不知道,只有流眼泪祷告上帝,「主啊!世界的钱都是祢的,我是祢的仆人,袋子没有钱。求祢把钱给我,求祢赐福给我,我要建立一个大礼拜堂、神学院、音乐厅、学校、博物馆、差传中心,盼望很多青年人来受造就,派他们去作传道、建教会,求祢成全祢的工」,满面眼泪祷告完后起身。过几天我从香港到台湾,从台湾回到雅加达,到雅加达之后见到几个同工,问:「我可不可以要最大的那一块?如果上帝赐福,上帝会垂听祷告。试试看买这个地皮」。那时,一平方公尺是一百六十万印尼盾,加起来很多钱,怎么办呢?祷告凭着信心买了,感谢上帝后来真的把钱给我们,付清一万四千五百平方公尺的地皮,「主啊!这个地皮是你的,不是我的,我的妻子、孩子没有份,这块地皮是主的。这地方五千年来没有人传福音,祢使我有力量在这个地方建祢的教会,给我有信仰、有信息在这个地方传祢的真理」。

  每次回到我的家的时候,我就开车绕这块地皮两圈,边绕边祷告:「主啊!求祢赐福这个地方,我要在这个地方建大礼拜堂,传祢的福音」。两圈绕完之后,我才开车回家。睡觉前,再祷告:「求主应允」。隔天经过这块地,把车再开过去,一面开车,一面祷告再驶离。

  到了 2016 年,等了十六年的时间,最后拿到了基本准字(表示可以开始打地基)。我要对谁说呢?谁肯了解呢?谁把钱给我们呢?我们定下一天举行信心奉献聚会,请一千多个会友来参加聚会,宣布「要建的礼拜堂可以坐四千多个人,费用大得不得了」,很多人一看就跑掉,「原来唐牧师要钱」。我从来没有要你的钱,没有向你要过一分钱,你奉献是你跟主,不是跟我。我们讲了之后,有的人就不来了,有的人就来了。要认献的那一天,定下建筑费大概多少。要建筑的礼拜堂谁设计呢?我请工程师来比价,他的钱一定大到我没有办法付。我说:「主耶稣,我没有钱请工程师,求祢给我智慧来设计这个教会」。这个教会大到可以坐四、五千人,不可以有一根柱子拦阻任何人的视线,四千多座位都可以直接看到讲台。这很难设计,最大的工程师都不容易建这样的礼拜堂。一千多人来看了设计图之后,请会众写下来要奉献多少钱,没有强迫,没有欺骗,只用主的爱宣布盼望大家自发性奉献。大约有一千人进去了,还有几百个人后来到了。

  一个最有钱的人来找我,「唐牧师,听说你要建大礼拜堂。」「我要建四千多人的大礼拜堂。」「这要花很多钱。」那是十五年前,那时的一、两百个 M(编按:1 M=1 miliar,相当于人民币 50 万)是很大的。 「政府有津贴吗?」「没有。」「有没有外国的教会寄钱来?」「没有。」「你有没有找有钱人帮助你?」「没有。」「你有没有向银行借钱?」「完全没有。」「这怎么可能?我常听你讲道,知道你是有份量的人,我很尊重你。今天所有人认献加起来不够的部分,让我包办,好不好?」我问你,有人愿意这么做,是好,还是不好?我应该说:「感谢主,差遣人来补满一切的需要」吗?我跟他握手,说:「对不起,你不可以包办这个钱,因为教会不是你的教会,也不是我的。」「我要奉献,难道不可以吗?」我说:「不可以包办。如果这次你包办了,表示上帝需要你,如果没有你,教会就建不成了。这不是圣经的原则。某某人,你跟我一样不过是普通基督徒,你有没有钱在上帝并没有分别。根据圣经的原则,我们都是不配事奉主的。你去坐在里面,我也去坐在里面,你写你要奉献多少,我写我要奉献多少,不要勉强,不要以为你更有钱。大家谦卑顺服上帝。」他接受了,就进去坐,我也进去坐,他只要照着心里想写的写。

  聚会结束之后,还差了很多钱,单单礼拜堂需要两百个M,这还不包括旁边的建筑费。半年后,我们知道一共的费用是四百三十个M。建成之后,我问建筑委员会:「有向银行借多少钱?」「一分钱没有欠。」「现在还少多少钱?「一分也没有缺少,一切都已经付清。」我感谢上帝,我流着眼泪对主说:「祢是又真又活的上帝,祢不需要有钱人来帮助,也不需要政府的津贴,不需要外国教会的帮助,祢自己兴起印尼的弟兄姊妹,不是最有钱的而是普通的人,最后成就这一切。感谢上帝,一切荣耀归给上帝」。

  后来,我决定办一所加尔文基督教学校,我对 Ivan 牧师说:「你为我预备老师,明年我就开学校」,他说:「好的,就走了」。三百六十五天后,Ivan 牧师来找我,「唐牧师,我预备的老师已经好了,一共有三十五个老师,他们愿意放下他们的工作,拿很少的薪水,来这里一同创建加尔文基督教学校」。感谢上帝,现在学校已经十四年,没有缺乏老师,但薪水不高,大家努力拼命地做,大家甘心殷勤地做,大家很有智慧地做,十四年内使加尔文基督教学校变成全雅加达最好的学校之一,在全印尼四千间学校中排名第十七;学生参加国际奥林匹克比赛常常得奖,国际、国内都有我们学校的高中毕业生、初中毕业生毕业之后报名美国最好的学校,因成绩很好而被录取。有一个人已经去了哈佛,也被接受在麻省理工就读。

  然后,我对主说:「主啊!我要办大学,使年轻人可以回到祢面前,使印尼的青年可以得到基督教信仰」。有人对我说:「你不要办大学,政府承办了八百间大学的申请资料,每年才颁发两个准字,要等政府发给你准字,最少要等四百年。」我对主说:「主啊,我没有办法等那么久,我年岁大了,我相信你会让政府把准字给我。」有人对我说:「如果唐牧师要尽快拿到准字,有个办法。政府已经发出很多大学准字,但承办人建不起来,向他们买准字是最快拿到大学准字的办法,许多基督教团体用买准字办大学成功。」我说:「主啊,祢给我的钱,我不会用来做这种事。信徒辛苦赚钱献的,我不能用去买大学准字。」我问人:「那些买大学准字的人花了多少钱?」「大概是六到十二个M。」「我哪里有钱?上帝啊,就算有钱,我也不会这么花。」于是人对我说:「唐牧师,你就算了吧!不要办大学。」上帝岂有难成的事吗?上帝若是施恩,谁能拦阻我申请办大学的准字? 「上帝,祢发准自给我。」想不到两年内,政府通知我们领取办大学的准字,我喜出望外、难以置信,眼泪再次流下,前往领取的时候,拿来一看,真是许可办大学的准字。我们在楼下举办一个聚会,巴西长老会大学的校长对我说:「唐牧师,恭喜你得到准字。我相信你不但亲眼看见准字来到,到举行大学第一届毕业典礼时,你还会亲自参加」。当时,我已经七十八岁了。我说:「主啊,我到时是否还活着,我不知道。我顺服祢。」一年过去,两年过去,三年过去,现在是第三年半,再过不到一年,第一届毕业生就要拿文凭了。上帝保守我,给我照常健康。

  感谢上帝,从零开始一个教会,三十三年后的今天有八十多间分堂,散布在雅加达、泗水、万隆、棉兰、三宝珑、梭罗、日惹、万鸦老、古帮、安汶、锡江、巨港、占碑等许多地方;也在外国开了很多分堂,台北、香港、新加坡、吉隆坡、古晋、诗巫及马来西亚其他地方。感谢上帝,我们不是靠钱,我们不是靠人,我们是靠上帝、靠信心,照圣经给我们的应许,相信上帝是真的、是我的。二十天以前,我对建筑部门的同工说:「快快把我们建礼拜堂的模型一个个用三D印表机印出来」。一个个建筑模型都做好了。最大的是还没有建的加尔文大学校址,第二大的是已经建好的印尼归正千禧中心(Reformed Millennium Center of Indonesia,简称 RMCI),第三个是快要建成功的加尔文基督教中小学新校址。在大学旁边,我们要建一个交响音乐厅,就是歌剧院。除此以外,我们还要在PIK地区建立一间可坐两千四百座位的大礼拜堂。加尔文大学的礼堂可以坐三千人,歌剧院可以坐一千三百人;玛琅的礼拜堂可坐一千八百人,万鸦老一千两百人,古邦一千三百人,安汶八、九百人,万隆一千两百六十人,棉兰一千三百五十人,还有其他的小教会,日惹可坐六百人,很多教会一间间做起来。这些礼拜堂建起来,可以容纳四万多人参加,建起来要很多钱,椅子还要很多钱,讲台还要很多钱。我不是谈钱,要自己发财;我乃是盼望在我没有死以前,看见上帝的工作成全。建大学,就需要大约1万亿印尼盾,建造20座礼拜堂的建筑所需的资金约为9000亿印尼盾,我们需要大约2万亿印尼盾的资金,才能完成所有这些建设。全印尼没有任何教会这么勇敢建礼拜堂,我们只有仰望上帝。

  今天是我们教会三十三周年的纪念。耶稣降生以后三十三年半,他就上十字架,死里复活后,成为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归正福音教会前景就是归正福音运动──归回圣经的信仰,强而有力地传扬福音。单单归正不够,还要加上传福音,使这个运动非常灵活与坚强。如果只有归正神学,我们将静性地停滞在那,没有进展;如果仅仅传福音却没有归正神学,我们的信仰将衰弱致死。全球的归正教会停滞在那里,没有吸引更多人进教会,不要自欺说:「我很强,我是归正的,我够了」。如果你是归正的却没有福音的行动,这是自杀。归正与福音会使你信仰坚固,充满活力,跟随圣灵的引导。福音带领人归向上帝。我是归正福音运动的创办人,殷勤事奉主已六十五年,我不再健康,我已经很老了,很快就会去见上帝。我不知道我在世上还有多少年。你以为我非常满意你吗?一点也不。你要传讲上帝的话,并要殷勤工作。我会死,你会死,他会死。问题是,你能平安见主吗?你的主满意你吗?求主怜悯我们,因为时间过得相当快,我们每个人都要站在主的面前受审。神学院的人要更多传福音,击败福音的仇敌,呼召人归向耶稣基督。很多懒惰的神仆将受神的咒诅。如果接受不对的学生进入神学院,神学院将差遣使人受咒组的人进工场。如果接受非常好的人进入神学院,这些人将成为多人的祝福。我已经尽我的能力。愿上帝给你能力与智慧跟随圣灵动性的引导。

Oct 1, 2022 - Default    No Comments

唐崇荣 – 上帝奇妙的引领 (转)


(从 1:15:45 开始)

上帝奇妙的引领-唐崇荣牧师生平见证
转载:编自印尼归正福音教会主日信息20220918,未经讲员过目。

一九六四年正月份,我正式结束我在神学院的学业,我除了教导与牧养,也到各地布道,因为有许多地方需要我去开布道会。各地的教会寄来的信件堆叠在我的桌上,他们知道我每年有七个半月的时间到世界各地、印尼的各城各乡举办布道大会。很多教会怕得不到机会,所以早在半年或一年前就把邀请信寄给我。我把这几十封、几百封的邀请信放在我的案前,然后祷告:「主啊!我应当挑选哪一个教会,应当到哪里开布道会,祢指示我,祢把智慧给我… 求主给我智慧,使我知道我所要选、所要去的是哪种教会。主啊!求祢带领我,使我布道的路程不走错,使祢给我的机会不乱用,使我这一生的时间不浪费在错误的决定上。」

我做选择的原则是:一、到最有需要的教会,二、到最有潜在能的教会,三、到日后最有影响力的教会。这三项原则定下之后,我就把其他的条件放在一边,请我去的教会是大是小并不重要,请我去的教会是有钱的、没有钱的并不重要,请我去讲道的教会是大城市或小乡下并不重要。换言之,我所要去布道的这个教会是不是影响日后的历史?这个教会是不是在艰困之中?我来这个教会是否有很多智慧、聪明的青年在他们之中?我选的教会其中有很多智慧聪明的青年有信仰上的疑难,鲜少有传道人能解决他们信仰难题上的需要,我为他们解答疑难。感谢上帝,我这样决定之后,上帝就按祂的旨意垂听我的祷告。在我布道之后,他们为主奋战,成为社会上足具影响力、见证基督信仰的人。

▪️ 艰险的布道旅途

那时有牧师对我说:「我已经安排你跟我到四百公里外的地方开布道会。」我说:「是什么教会?是华人教会吗?」「不是。」「是很多基督徒的教会吗?」「不是。但那个地方很需要你去传道。」我说:「好,我答应去。」我就祷告,预备心要去。后来他告诉我,从这个城市到那里四百公里的距离,要用两天一夜的时间才能抵达。我说:「四百公里的距离,如果走四十公里要一个钟头,十个钟头就到了。」他说:「不能,我们一个钟头顶多走十五公里。」我说:「一个小时十五公里与骑脚踏车的速度一样。这四百公里要怎么走?」他说:「要一早离开这里,晚上在乡下过夜,这样大概是走了二百六十公里;第二天早上一早起来,八个钟头以后我们才会抵达。一百六十公里外的地方,就是我们要去传福音的地方。第二天晚上在当地过夜,第三天举办布道大会。」我说:「这么短的距离竟然要花这样长的时间才到。」他说:「那条路修了四十多年。从前荷兰建的已经完全碎了,雨水侵蚀路面,现在都没有了,路面上的石头这么大,最大的一公尺,最小的一公分。车子行经这条路的时候,好像跳舞一样,巨大的震动会震破你的肚皮。除非你不要去。如果你要去,你就要走这四百公里的路。」

我那时很年轻,无论多困难、多累,我都去。他说:「不但困难,不但累,这条路是全印尼最危险的。在这条四百公里的路大约三百公里处,有一群反对中央政府的军队占据了道路,谁进去,他们就从森林出来包围你的车,抢你的东西,打伤你才让你离开,非常危险。」我说:「我还是要去。」「你决定要去吗?」「我决定要去。」这件事情五十多年后,我逐渐淡忘了,但四天前这来找我的人告诉我一件事,使我想起了这件事。出发前,前教会执事部主席是一名陆军少校,他对我说:「我不准你去。你停在这里几天,之后就回家跟你妈妈团聚,不要去那地方布道」。我听见他的口气很硬,心里非常不满意,便说:「请问少校,你有什么资格拦阻我做上帝的工作?」他听我的口气这么硬,吓了一跳,他没有想到有传道人的脾气是这样的。我说:「我告诉你,是我们教会请你来这里布道,对于你的安危,我们是有责任的。如果你布道成功了,有这么多人悔改、喜欢你,你回去后责任就结束了,你的成功也是我们教会的荣耀。既然聚会这么完美地结束了,你却说要到四百公里外的地方传道。你给我们教会的困难太大了。这地方是印尼叛军盘据的地区,是最危险的地方。如果你不幸被杀死,我们要怎样向你的家人交代?这是为什么我不准许你去的原因。」我心里说:「撒但,退我后面去!」我对这位少校说:「你怕我会死是吗?你怕对我母亲不能交代是吗?好,现在请执事部拿一张信纸来,我亲自写信给我妈妈。如果我去,死在途中,责任不在教会执事部,是我自己愿意为主死而去的。」我封了信,寄回给母亲,并对这位少校说:「你没有资格拦阻我去传道」。

他没有想到一个二十六岁的传道人有这样坚定的心志,「我们再商量一下」。我说:「你去商量,我不商量。我决定明天一早就出发前往那个地方。」他们谈了一、两个钟头,执事部主席说:「好,我们让你去,但我们已经向警察部、陆军部申请派两名很有责任的警察长带着机关枪护送你到那地方去」。执事部怎么商量、要付多少费用,我都不知道。我说:「好,明天早上他们两个人就跟我一起去。」

隔天清早六点我们起来,开了一辆吉普车,我坐在前面,另有当地的牧师开车,吉普车后面放置一把机关枪,是警察送来的,另有一把很长的机关枪,是陆军送来的,这两位军警荷枪实弹坐在吉普车的后座,我们就开车。车子开了大约六个钟头后,我们平安到达一个城市。饭后,同行的人对我说:「前面的路,有的石头一公尺,有的石头十公分,你的肚子会震动到痛」。那时我经常出外布道,半路会晕车、呕吐。我祷告:「主啊!帮助我可以健康安全地经过这个地带到那个地方布道」,于是我继续上路。

▪️ 艰险途中的意外惊喜

我发现在这一、两百公里的路上一个人都没有,因为那是最危险的地区,是叛军经常出没的地方,连政府的军队都不经过那地方,因为只要谁胆敢经过那地方,就是去送死;谁敢去,就被叛军怀疑是政府派来的,更何况我这次是搭吉普军车去。为什么一个传道人却要搭乘军车前往最危险的地区?因为普通的汽车难以行经这条路,只有吉普车能在车身晃动厉害的时候继续前行。我的思想太简单了,我的经历太幼稚了,我就这样去,心想只要能传道就好了。

上帝赐我一份意料之外的礼物,这沿途的山景着实使我惊叹万分。我的家乡厦门没有高耸入云的山景可看,厦门内地的紫云山虽然非常漂亮,但紫云山并不太高,但从这里一眼望去,高山峻岭、热带雨林、青翠一片尽收眼底。自我从中国到印尼,这是我第一次经过这么漂亮的地带,见到这么美丽的山景,我内心真是充满对上帝的感谢。

行经的途中,我开始觉悟这条路上几十公里内连一个人都没有,也没有其他的声音,只有机器发动的声音,车轮碰撞的声音,还有在山里鸟鸣的声音。忽然,我看到一对很漂亮雄雌的鸟,就停在我们前方。这些鸟我从来没有见过,它前面的羽毛是红色的,眼缘是白色的,从远远的地方飞过来,就停在我面前。看到这些,我对主说:「上帝啊!在天地之间、山谷之中,竟有如此美丽的飞鸟,好像在对我们说:我们欢迎你来看上帝伟大的创造」。我们欣赏不久后,鸟儿飞去了,我们再向前走,途中一个人都没有,整条路寂静到好像我们是行经一个死人的地方。我听见山里好似轰隆地震的声音,那是我们车轮碰撞的声音。

下午四点,我们到了当地教会区大会的办公室(我后来得知这是Toraja的区大会)。当时我才二十几岁,很幼稚,我进区大会的办公室,说:「我是来这一带布道的,我们大家一同祷告」。这些是教会的顶层人物,竟有一个年轻人忽然吩咐大家站起来祷告。他们就站起来一起祷告。不久后,我们离开Toraja的区大会,继续向前走。走了大概不到几个钟头,晚上到了Makale,住在一个招待所,如果半夜有人来搅扰我们,我们也没有办法。感谢上帝使我们平安。第二天早上我们七点起来,中午到了Palopo,平安无事,没有人来歼灭我们。我与另一位华人牧师一同进到委员会筹备主席的家。

▪️ 「基督身为救主的资格」布道大会

傍晚五、六点吃完饭后,大家前往布道的地方。我那时二十六岁,什么都不懂,「主啊!让我忠心传福音,勇敢传福音」,我几乎忘记我是中国人住在别人的国家。他们会怎样看待我这个外族人?他们会怎样看待我这与他们宗教不同的人?我祷告上帝:「主啊!我要讲什么题目?」我决定七天晚上,用七个题目,把耶稣是救主的资格交代清楚。第一晚,我就宣布:「我这次到你们中间来,传讲的主题是──基督身为救主的资格。弟兄姊妹们,注意听!世界上有很多宗教,但只有一个救恩;世界上有很多教主,但只有一位救主。你们七天听完之后,盼望你们信心坚定,为信仰争战,为真理做见证。不可怀疑,不可惧怕,不可犹豫不决,要永远做见证,甚至为主而死」。我的话振奋他们的心。

▪️ 神在动荡中奇妙的引领

在基督徒即将被杀的前一晚,有一名三、四十岁的基督徒带着他的妻儿,半夜从那地方逃走,逃到附近的城市,终于松了一口气。他对主说:「主啊,我愿爱祢到底」,就定居下来,一面定居,一面忐忑不安。这做父亲的非常痛苦,这做母亲的非常惧怕,这一个十岁的男孩吓得魂不附体。就在最危险的时候,教会领袖说:「有一个人要在这里开布道会。几号到几号在某某广场,有唐崇荣来开布道大会」。这一家人已经离开危险的地区,跑到了有一些基督徒、比较安全的地方,听见有一个从中国来的布道家要来布道,是二十六岁、很年轻的人,是基督教的聚会,所传的是圣经的道。这孩子跟成千上百个人一同参加聚会。

那次聚会,第一天六百人,第二天九百人,第三天一千人,第四天一千五百人,第五天一千八百人,第六天二千人,最后一天三千人,爱主的心越来越热,最后一天大家恳切祷告,祈求上帝施恩保守。这十岁的孩子不知道讲道的人是谁,只知道每一天有这么多人来听道。这孩子遭受全家可能被杀光的惊惧还没结束,竟听见一个年轻的传道人说:「基督是唯一的救主。世界的教主有许多,人却只有一位救主。除他以外,别无拯救。唯有透过基督被钉十字架,没有其他的救法;唯有借着耶稣基督,没有人能回到上帝那里」。这男孩一面惧怕,一面注意听,听到最后,有句话听到他的心坎去,这句话我一生讲了四次,听的人超过三十万人,但那一天这个十岁的孩子听进去了。

▪️ 在一个十岁孩子身上的神迹改变了印尼

我在那次的布道会上说:「上帝是无所不能的。基督徒要真正在乡下传福音,带领印尼人归向耶稣基督的福音。基督徒祷告上帝吧!基督徒奉献自己吧!传福音领人归主,为基督的福音做见证。」那七天聚会的最后一晚,我大声呼吁:「愿意作传道的人向前来,奉献自己,传福音,使印尼成为信仰基督的地方」。我事先不知道为什么那天我要去Palopo布道,我也不知道布道的时候,这个孩子天天参加聚会,我更不知道他最后一天流泪走到前面说:「我要传福音到全印尼」。后来他到雅加达在印尼最好的大学──印尼大学读书四年。大学毕业,差不多是一九七八年的时候,听到有位布道家要在国家体育馆开万人布道大会,于是他说:「主啊!我要加入委员会,我要参与圣工,我要筹备这布道的工作」。

一九六六年那个孩子来听道,一九七八年那个孩子担任布道筹备委员。之后他对我说:「我看了你的书,才知道我十岁参加的聚会是你带领的!我十岁的时候,我不知道是谁主讲这个布道会,大学毕业后才知道就是你。感谢你,你影响了我,感谢上帝用你呼召我,使我一生一世在印尼传道。唐牧师,你能在大城市传道,我没有那个才干,我只能在小乡下布道。」他于Jaffray神学院毕业后,设立平信徒神学院。直至今日,他所设立的平信徒神学院已每年在印尼二百多个城市开办课程。印尼有哪个传道人像他那样在两百多个城市举办平信徒神学院?我问他:「你建立了多少教会?」他说:「已经成形的,有七百间;还没成形的,有三百多间;所建立的教会,大约超过一千间。」我听了眼泪要流下来。想不到一九六六年我一定要到Palopo布道是神的引导,使一个十岁的孩子听了之后奉献做传道,十二年后他大学毕业,再次坚立起初奉献的心志,开办神学院,成立布道所,使印尼各城各乡各镇许多穷人能信主。

Aug 27, 2022 - Default    No Comments

双重预定论 Double Predestination

— R. C. Sproul
“Predestination is asymmetrical. God positively intervenes in the life of the elects and gives them mercy that they don’t deserve, and He leaves the rest of corrupt mankind to their own devices; He does not coerce them to unbelief. So that one group gets grace, the other group gets justice, nobody receives injustice.”

“预定是不对称的。上帝进入选民的生命中,赐予他们不配得到的怜悯,让其余的败坏人类任其自生自灭;上帝没有促使他们成为不信。因此,一个群体得到恩典,另一组得到公义,没有人受到不公义。”

Pages:«1234567...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