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8, 2019 - Notes    No Comments

改革宗信经和信条

一个信仰准则(西敏信条) One Faith Standards
两个要理问答(西敏大小) Two Catechisms
三项联合信条(比多) Three Forms of Unity
四大信经(使亚) Four Creeds
五大唯独(经荣) Five Solas
五大教义(TULIP 郁金香) Five Doctrines
六十六卷新旧约圣经 Sixty-Six Books of the Bible
一个信仰准则和两个要理问答 (苏格兰改革宗 Scottish Reformed)
西敏信仰告白 Westminster Confession of Faith  (1647)
西敏大要理问答 Westminster Larger Catechism  (1647)
西敏小要理问答 Westminster Shorter Catechism  (1647)
三项联合信条 (荷兰改革宗 Dutch Reformed)
比利时信条 Belgic Confession of Faith  (1561)
海德堡要理问答 Heidelberg Catechism  (1563)
多特信经 Canons of Dort  (1618-19)
四大信经 Creeds
使徒信经 Apostle’ Creed (1-2nd Century)
尼西亚信经 Nicene Creed (325)
迦克墩信经 Chalcedon Creed (451)
亚他那修信经 Athanasian Creed (5-7th Century)
五大唯独 Five Solas
唯独圣经 Scripture Alone Sola Scriptura
唯独恩典 Grace Alone Sola Gratia
唯独信心 Faith Alone Sola Fide
唯独基督 Christ Alone Solus Christus
唯独神的荣耀 God’s Glory Alone Soli Deo Gloria
加尔文五大教义 (TULIP 郁金香)
人全然败坏 Total Depravity
无条件的拣选 Unconditional Election
有限的赎罪 Limited Atonement
不可抗拒的恩典 Irresistible Grace
圣徒永蒙保守 Perseverance of the Saints

 

Jan 2, 2019 - Notes    No Comments

学习论

司布真曾劝诫他的学生:
精读你手头的书,全面、彻底地掌握里面的内容。将自己沉浸其中,一遍又一遍不停地读,咀嚼、消化、吸收、直到那些知识成为你自己的。好书值得反复阅读、做笔记、认真思考。如果你照做了,你会发现,精读一本书对你的知识结构的影响,远胜过浏览二十本书。马马虎虎的阅读只能让你更加无知,而且莫名骄傲。有些人为了多读书而停止思考,这使他们失去了思考能力。“少读多想”——让这句话成为你读书的座右铭吧!
Canon Yates 建议我们把每一本好书读三遍。1) 第一遍,从头到尾快速阅读,概括了解全书,并将其内容与先前的知识关联起来;2) 第二遍,仔细阅读,掌握节奏,边做笔记边思考;3) 一段时间后,用第一次阅读的方法再读一遍,在书的封面和封底上简要记下读书心得。这样,这本书就会印在你的脑子里。
我个人觉得,记忆最简单的方法就是重复地开声阅读。其实记忆的方法无他,唯熟尔。用这个方法来背圣经有很好的效果!甚至有人说:重复大量地阅读圣经比其他一切更加能造就人。​坎贝尔·摩根 (George Campbell Morgan) 可说是20世纪初最卓越的解经家之一。有人曾问他如何把这么多经文都记在脑子里。他说自己从来没有刻意去记,只不过将一卷圣经最少读50遍,才着手去解释。
读书方法
1) 初步略读章节摘要、大小标题、重要字句。
2) 详细精读教材,做笔记。
  • 分成大小段落和层次,找出其逻辑联系
  • 每读完一段书要思想和提问题,要彻底理解内容
  • 用心把重要的内容记住,并经常复习
3) 养成复习的好习惯。
  • 七次复习:20分, 1时, 2时, 1天, 1週, 1月, 3月, …
  • 如果第一天不复习,遗忘程度约 25%
成功秘诀
  • 阅读、思考、笔记、复习、坚持。
  • 制造环境促成习惯和帮助自律;运用日常零碎时间。
  • 养成做笔记的阅读习惯,这将大大提高你的记忆力。
  • 不要花太多时间去读那些你不打算记住的东西。
  • 准备一个摘抄本,随时将一些值得关注的、有趣的、值得反复思考的事情记下来,这就成了你的知识宝库,需要时可以随时调用。
  • 一本好书就像一座宝石山,读好书就像在山里挖掘宝藏。读书不做笔记就像去挖宝藏但不带袋子;做笔记却不复习就像把宝藏放进了一个破的袋子。

 

Jan 2, 2019 - Notes    No Comments

最沉重的打击—退出联会 (转摘)

“主耶稣,我感谢祢,
有祢,在黑暗的时候,不是最黑暗,
在贫穷的时候,还不是最贫穷,
在生病的时候,还不是最重病,
有祢,在黑夜的穹苍有星星,
在无助之时有良友,
在痛苦之时有安慰。”
— 司布真

1870年代,英国的浸信会,受到新派神学的侵蚀,信仰逐渐冷淡。组织虽然日益扩大,但掺入许多流行的理论与偏差的看法,不再以耶稣基督为永远的根基,偏离圣经。

1875年,司布真到普利茅斯参加“浸信会联会”(Baptist Union),他写道:“聚会时都在讨论芝麻小事,与救恩无关的看法。”

1878年,他去参加时才发现:“坚持圣经真理的传道人,都不在获邀名单之内,原来标榜神学看法宽广的人,在权力与组织上,排除异己,巩固一样看法的人。”

他向大会提出:“神学必须在主耶稣的宝血之下,否则再高明的论点,也不能事奉主。系统神学,必须以耶稣的十字架为骨干,否则都会散开。神学论点,必须以因信称义为核心,否则再多的看法,也不会被上帝称义。”

此言一出,激怒大会,主办人斥责司布真分裂浸信会的合一,是近代神学的绊脚石。为同在一个团体,必须合一。

司布真对控诉的回应:“合一很重要,但不能妥协真理。变相的合一,是要对方依附你。”

有人要他在联会里不要再提个人意见,才能巩固组织的影响力。

司布真回应:“合一是在耶稣基督的真理上,若非在真理上合一,合一没有意义。我坚持的合一,是上帝儿女在耶稣基督里的合一,不是与近代流行思潮合一。一个忠心事奉主的人,不能一脚在圣经,一脚在新派神学。我不能在罪上有份。”

Charles Spurgeon

Pages:«12345678...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