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1, 2019 - Notes    No Comments

选摘:爱因斯坦

爱因斯坦一天的睡眠时间在10小时以上;并经常小憩。

       当我们睡着后,大脑会进入一系列循环。每90至120分钟,大脑在轻度睡眠、深度睡眠,以及一个与做梦有关的阶段之间波动;这一与做梦有关的过程被称作”快速眼动”(Rapid Eye Movement,REM),直到最近科学家才认为该过程对学习和记忆至关重要。

       另外,我们在夜晚60%的睡眠时间都在非快速眼动过程中度过。非快速眼动睡眠的特征是大脑的间歇快速运动,也被称作”纺锤波事件”(spindle events),因为脑电图(EEG)上会留下纺锤形锯齿波形的波迹。一晚上的正常睡眠包括了成千上万次非快速眼动睡眠过程,每一次持续的时间最长几秒钟。

       有趣的是,那些经历了更多”纺锤波事件”的人往往会拥有更多”流体智力”(fluid intelligence)——解决新问题、在新情况下使用逻辑,以及识别规律的能力——正如爱因斯坦那样。福格尔认为这种智力与记忆事实和数字等其他智力无关,它仅仅与这些推理能力有关。这正好让人联想到爱因斯坦对正统教育的憎恶,以及他的那句忠告——”不要背诵任何你能够查得到的东西“。

       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女性夜间睡眠和男性白天打盹儿都可以提高推理能力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关键是,智力提升与”纺锤波事件”有关,而”纺锤波事件”仅会发生在女性的夜间睡眠中,以及男性白天打盹儿期间。

爱因斯坦非常重视每日散步。

       他在新泽西州的普林斯顿大学工作时会走路去上班,全程 1.5 英里 (miles)。散步不只有益于保持身体健康,大量证据表明,散步还有助于提高记忆力、创造力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同时,在室外散步至少对于提升创造力是更有效的。著名发明家、物理学家尼古拉·特斯拉(Nikola Tesla)深信脚趾运动的功效——称脚趾运动有助于刺激大脑细胞。

       散步将大脑的注意力从脑力劳动中转移出来,迫使它专注于把一只脚放在另一只脚的前面,以免自己摔倒的过程,进入”顺时脑前额叶功能低下”(transient hypofrontality)的状态,通俗来说,即大脑的某些功能暂停活动,特别是与记忆、判断和语言等更高级大脑思维过程相关的前额叶部分。通过把大脑活动调低一级,大脑会采用一种完全不同的思维方式,这可能给你带来坐在办公桌前无法产生的灵感。

留言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