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25, 2020 - Default    No Comments

美国基督教重建神学五大特色 (转载)

选自王志勇《雅和博经学证道十二颂》

美国基督教 “重建神学” (Christian Reconstructionism) 是 “新加尔文主义” 的美国的翻版,注重 凯波尔 (Abraham Kuyper) 所提倡的世界观神学,同时 范泰尔 (Cornelius Van Til) 的前提论为重建神学提供了独特的方法。可以说,重建神学就是把 范泰尔 所主张的 前提论护教学 (Presuppositional Apologetics) 徒,弗雷姆 (John Frame) 也公开地承认他们是 范泰尔 前提论思想的真正继承者。

“重建神学” 有五大特色:

1) 大公性改革宗:基督教重建主义者是加尔文主义者,持守历史性的、正统的大公基督教与伟大的改革宗信条。他相信的宇宙内外的中心,是上帝,而不是人;主宰将来一切的是上帝,而不是人;必须取悦并顺服的是上帝,而不是人。他相信上帝拯救罪人。上帝并不帮助人拯救自己。基督教重建主义者相信,信仰应当运用到生活 的所有方面,并不仅仅是 “属灵” 的方面。信仰适用于教会、祷告、宣教、查经,也同样适用于艺术、教育、技术和政治。因此,这种 改革宗神学 所注重的并不是宗派主义式的分门别类,而是不断地改变自身,攻克己身,把上帝的圣言应用在个人生活和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改革宗的大公精神就是不断改革,当仁不让,尽心尽 性尽意爱上帝,并且爱人如己。

2) 神法论伦理学:“神法” (Theonomy) 就是 “上帝的律法”。重建主义 秉承圣经的启示和改革宗的传统,高举上帝在圣经中所默示的圣洁、公义、良善的律法。作为公义的标准和治理的工具,上帝的律法并没有废止。但是,对于接受基督之救赎的人而言,律法不再具有指控和定罪的作用,因为基督在十字架上担当了他犯罪应受的刑罚。上帝的律法所反应的是上帝的性情和旨意。上帝不变,律法不变。上帝的律法有三大用途:首先,驱使罪人单单信靠基督,惟有基督是完美的遵行律法的人。其次,为基督徒提供顺服的标准,基督徒由此可以判断他在圣洁方面的长进。第三,维系社会秩序,抑制社会犯罪。与神法论相对应的就是“自法论”,就是罪人以自己为最高权威,根据自己的理性、 经验和意志为自己制定标准。

3)前提论方法论:前提论者并不试图 “证明”上帝的存在,或圣经的真实可靠。他之所以持守真道,因为这是圣经说的,并不是因为他能够 “证明”,而是因为圣灵与他的心同证这是上帝默示的无谬的声言。前提论者并不试图说服未归信的人相信福音的真实可靠。当他们听到福音的时候,他们已经知道是真实可靠的。他们所需要的是悔改,并不是证据。当然,基督教信仰是有证据的,事实上,一切都在见证基督教的信仰。问题在于未归信者 虽然不缺乏证据,但缺乏顺服。重建神学不仅深信圣经的无谬性和权威性,并且深信上帝的主权和大能,我们自己不能说服别人,不能改变生命,但在于上帝则没有 难成的事。

4) 圣约性千禧年论:守约蒙福,背约受祸。重建神学继承清教徒所强调的圣约神学 Covenant Theology,并把这种神学扩展到家庭、教会和国家三大圣约组织,深信敬畏上帝、信靠基督、 爱主爱人、守约守法的人已经得蒙上帝的祝福,也必然继续得蒙上帝的祝福,而那些无法无天的狂妄之辈本身就没有经历真正的心灵悔改的经历,他们始终生活在上 帝的咒诅和审判之下。重建神学相信只有在圣灵恩膏教会,使教会有能力在历史上拓展基督的国度之后,基督才会再来地上。圣洁历史的结局就是:“世上的国,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国。他要作王,直到永永远远”(启 11:15);全地都要得到更新:“在我圣山的遍处,这一切都不伤人,不害物。因为认识耶和华的知识要充满遍地,好像水充满洋海一般”(赛 11:19)。重建主义者并不是乌托邦主义者,他不相信基督的国度会迅速地毫无痛苦地得以拓展。他知道我们进入上帝的国度要经历很多的苦难。他知道基督徒是在为 “遥远的将来” 争战。他相信教会迄今可能仍然处在她的婴儿阶段。但他相信基督教信仰终必得胜。总体而言,虽然具体的教会在历史过程中会多有起伏,但在在圣灵的大能之下,作为一个整体,耶稣基督的教会只会在这个世界上不断得胜,不会失败。

5) 文化派治理论者:重建神学继承以凯波尔为代表的荷兰新加尔文主义对文化使命的重视,强调基督徒当认真对待圣经中所吩咐的义人治理全地的使命。这是福音和大使命的目标。基督教重建主义者相信地和其中所充满的都是属于主的:被罪所辖制的每一领域都将根据圣经的启示得以 “重建”。这包括,首先是个人;其次是家庭;第三是教会;第四是广义的社会,包括国家在内。所以,基督教重建主义者坚定地相信基督教文明。他坚信教会与国家的分立,但这种分立并不是国家或其它任何事物与上帝的分离,而是教会与国家各有自己的组织和功用,当彼此尊重,不可互相辖制。他不是革命者;他并不相信用军事、暴力推翻人类政府。他有无限地超越枪支和炸弹的强大武器,他所有的是不可战胜的上帝之灵,绝对无谬的上帝之道,无与伦比的上帝的福音,这些都是不会失败的。

参考:Gary North and Gary DeMar, Christian Reconstruction: What It Is, What It Isn’t (Tyler, Texas: Institutes for Christian Economics, 1991).Gary DeMar, The Debate over Christian Reconstruction (Atlanta, Georgia: American Vision Press, 1988).

留言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