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27, 2019 - Articles    No Comments

唐崇荣:上帝的永恒 人永远的家 (转摘)

       我们的灵魂有永恒的本质,在度过今生几十年之后,我们进到永永远远的里面。你到永恒去做什么呢?你凭什么把握享受永恒呢?上帝的永恒是自我存在、不停止存在的永恒。祂创造人的时候,就把永恒的本质放在人的里面。我们有一个永恒,我们的永恒不是上帝的永恒,上帝的永恒是自有的永恒,我们的永恒是被造的永恒,不是自我存在的永恒。上帝的永恒没有开始,没有结束;我们的永恒有被造的开始,后来没有结束。我们存在之后,就存到永永远远。

       我们的肉身死了以后,我们的永恒继续存在,问题是:这永远存在的我要活在谁的手中?我们要面向谁而活着?我们在哪里活着?我们因什么原因与内容而活着?如果人的永恒不是与上帝的永恒结合在一起,回到祂的怀抱,享受上帝永远的同在,人的永恒有价值吗?人的永恒还有意义吗?人需要信仰,信就是归回上帝,信就是在上帝的怀里找到我们永远的家。中国人有句话说:倦鸟思归,人也是如此。

       今年我七十九岁,我想起我外祖母七十九岁才信耶稣,我我小时候常在她身旁听她讲故事,我外祖母特别爱我,兄弟之中只有我常常坐在她旁边。她原本是一生吃斋、虔诚的乡下人,她七十九岁那年听耶稣的道信主。她听我们讲耶稣的道,她睁着眼睛说:「真的有上帝爱我吗?我也要信耶稣。」一九四九年,她八十二岁的时候,我妈妈对我外婆说:「我们要带孩子全部回印尼去了。」她说:「妳离开我,什么时候才回来?」我听妈妈回答说:「我去三个月,如果那边没有前途,我再把孩子带回来。」后来我妈妈把五个孩子带去印尼,看样子可以活下去。过了两个月,共产党解放了厦门,打仗得很厉害,有厦门来的信叫我们不要回来。我就在印尼住下来,那时我很想念外祖母。

       我的外祖母八十三岁时离开世界,离开世界前她看到有一道光向她照来,当时很多人在她旁边祷告,她突然说:「不用祷告了,因为耶稣来了,他来带我去,我非常喜乐」,她在大光之中看见主来带她,不久后就闭上眼睛离世了。她离开世界那天,我母亲在泗水,她不知道这件事,那一天我母亲一直唱「愿主使我们以后再相见」,她很奇怪整天一直唱那一首诗,过了十多天之后接到一封信,信中写她妈妈死了,死的那一天就是她一直唱那首歌的那一天,她不知道那一天发生什么事,她就是一直唱那一首诗歌。我母亲算了日子,原来就是那一天,她大哭起来。

       五十年后,我第一次回到厦门看我们祖宗传下来的坟墓,是全厦门最大的坟墓,我祖先,我祖父,我的父亲,我父亲的孩子们的坟墓全部在一起。我去了,有很多的感想。我现在已经七十九岁,我想起是我祖母信主的年岁。信主的人有盼望,这世界的日子不是永远的。我跟她不同的地方,她年老的时候不知道要做什么,我不一样,我知道我有一个计划,我最后要在印尼一百个城市传福音,最少每个城市一天,一年可能跑三十多个城市,三年跑完一百个城市。在这几年中间,我盼望在世界各地最少五十个城市布道。今年十月开始,我会在美国与加拿大等五个地方举行布道大会,以后再回来,在印尼再做几个城市,再到澳洲,再到欧洲,再到世界各地。如果上帝许可的话,我可以再跑二百五十个城市,或者一百五十个城市。我三年以内做完这些,就像我的祖母,大概八十三岁去见上帝。但我比她更有盼望,我知道上帝的应许。

       应许、永恒与盼望三件事不能分开。上帝是永恒的,我是有永恒本性的。上帝是应许的,上帝把盼望赐给我。因为上帝的永恒,我才有永远的家;因为上帝的应许,我的盼望才有目的。神的永恒,人的永恒,神的应许,人的盼望,这四件事连在一起,面向永远的家,面向永远的盼望。神的应许不是虚谎的,神的应许是实实在在的,我们在上帝面前对祂的盼望不是虚空的,永永远远地跟随祂。

留言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