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Apologetics"
Apr 28, 2016 - Apologetics    No Comments

Why do bad things happen to good people?

by S. Michael Houdmann

The biblical answer is there are no “good” people. A better question would be “Why does God allow good things to happen to bad people?” Romans 5:8 declares, “but God shows his love for us in that while we were still sinners, Christ died for us.”

Apr 22, 2016 - Apologetics    No Comments

加爾文 – 嬰兒洗禮 (轉摘)

1. 割禮洗禮都是恩約的外在記號和印記。雖然它們在外表上有不同,但其實質是一樣的,都是代表神的應許——罪得赦免,肉身被治死(治死老我,得到重生)。上帝藉著這兩個記號和印記,在不同的時代告訴選民,他們已經被收納進入神的家中,成為神國度的一分子,得以享受天國的福分——赦罪與永生。換句話說,割禮可以說是洗禮的一個原型。古時的以色列人從這個原型(割禮)中,得到我們從 洗禮 所得到的相同的屬靈的應許。它們是神與我們立約的記號,在我們身上打上成為神家人的印記。

2. 記號的能力是來自於神的應許,而不是聖禮本身有什麼效力,且其根基都是基督(祂的寶血和受死復活)。

3. 既然 割禮和洗禮同是恩約的記號與印記,它們之間有一個內在的、基本的合一性 (an organic unity),“恩約是相同的,確認恩約的理由也是相同的,只是確認的方式不一樣”,那麼,舊約中把嬰兒納入,而在新約中卻將其排除,就是不合理的。

如此,加爾文的論證反映了聖經神學的基礎原則——恩典之約有其內在的統一性,恩約的原則同時在舊約和新約時期運作。

4. 基督為小孩按手禱告 (太 19:13-15) 和嬰兒洗禮有什麼關係?這是許多人會問的問題。加爾文的回答是:“若嬰孩被帶到基督面前是對的,為何不能用洗禮來接納他們呢?因為洗禮是我們與基督相交、團契 (communion and fellowship) 的象徵。若天國屬於他們,為什麼我們拒絕給他們這個記號,就是像徵教會的門為他們打開,他們被收納進入教會,以致他們的名字會被記在天國後嗣的名冊上呢?” 注意,這段經文中的 “小孩子” ,是指還在吃奶的嬰兒,而不是半大的孩子。基督說,“在天國的,正是這樣的人。”

5. 而 “哪一個有理智的人” 能說,孩子沒有被包括在使徒行傳的洗禮中呢? 說小孩沒有能力(無法作見證,表白他們的悔改和信心)承受恩約的記號和印記,任何類似的攻擊,不也同樣是在攻擊割禮嗎?割禮不只是一個身體上的屬地的記號,代表他們要在迦南地上得到物質上的滿足;它所要表達的,主要還是與基督的聯合與相交。割禮與洗禮代表同樣的意義,在 歌羅西書 2:11-12,說明得很清楚: 你們在他裡面也受了不是人手所行的割禮,乃是基督使你們脫去肉體情慾的割禮。你們既受洗與他一同埋葬,也就在此與他一同復活,都因信那叫他從死裡復活神的功用。

6. 在舊約和新約中,領受恩約記號的人,都被稱為 “亞伯拉罕的兒女”。

7. 信主的家庭應該把孩子交給教會,讓子女接受嬰兒洗禮。嬰兒受洗會讓父母的心充滿感激之情,因這表明神的信實,他們親眼看到神的應許刻在自己兒女的身上,並得著敬虔的確信和挑戰,他們會因寬厚的神接納自己兒女的恩典,而感激並讚美神,也會因沉浸在幸福感中,而下定決心要更愛天父。受洗的嬰兒也會得到益處:“他們被接到教會的身體上,教會的其他成員也會對孩子更加關心。那麼,當他們長大之後,他們會受激勵,更熱忱地敬拜神,因他們知道,當他們還小,尚未承認祂為父神的時候,神早已藉著一個莊嚴的象徵,收納他們為兒子。”

總之,我們為嬰兒施洗,是以這個神所設立的記號,代表他們是新約共同體的一員,他們與父母一起被圈在相同的應許中。

8. 另外考慮一個對嬰兒洗禮的異議:嬰兒無法理解福音,所以他們無法得到重生,因此他們不能受洗。加爾文的論證是,如果我們不在基督裡,就是在亞當裡(不可能介於兩者之間)。這意思是,所有死去的嬰兒(16世紀時嬰兒的死亡率是很高的),都是在神的咒詛當中。但是這個前提是大有問題的:我們雖然沒有看到嬰兒重生,並不代表這事沒有發生。我們萬不可把重生(聖靈的工作)只限定在具有理解力的人身上。畢竟,施洗約翰在母腹時就被聖靈充滿。的確,救恩正常的方式是「信道是從聽道來的,聽道是從基督的話來的」(羅10:17), 但我們不能說神不可以把信心和悔改,按祂所喜悅的賜給其他的人。嬰孩具有的信心也許不如大人,但是他們仍然可能擁有真實得救的信心。

9. 對一些人來說,加爾文在寫關於聖禮的事時,是正在氣頭上。他堅決反駁那些說嬰兒洗禮是對福音的曲解的人,說 “這些標槍對準的不是我們,而是上帝!” 但稍加反思,我們也看到他的心思考慮得很周到,他對聖禮的記號的分析,非常到位。

另一個常見的疑問是,如果洗禮只是悔改和信心的見證,嬰兒洗禮怎麼會合乎聖經呢(這是當代浸信會和大部分福音派基督徒的基本立場)?加爾文的回答是:那割禮怎麼說呢?他舉 耶利米書 4:4, 9:25 和 申命記 10:16, 30:6 為例,說明割禮不只是悔改和信心的表達而已。他的論證很簡單,但是很有力。

洗禮和割禮一樣,首先和最重要的是,是神給我們福音(及其應許)的記號,而不是我們對福音的回應。它是指向基督所完成的工作,而不是聖靈在我們裡面的工作。它最重要的是要求我們的回應,而不是作為我們回應的記號。所以,如同福音的宣講一樣(福音的宣講也是一個記號),洗禮也呼召我們(而不是表明我們的)悔改,歸信福音。

事實上,神要求所有的信徒,要 “善用” (improve) 他們的洗禮,對他們受洗的意義有日益成熟的認識。對在嬰兒時期受洗的人來說是如此,對在成人時受洗的人也是如此。因此,無論洗禮在信心之前,或信心在洗禮之前,它的意義都是相同的。它在我們一生中的效力和信心與悔改是相關的。但它的意義卻總是一樣的——基督為我被釘十架,而且複活了,在祂之外別無救恩。

僅僅把洗禮當作悔改和信心的記號,是本末倒置的。這會貶低洗禮這個記號在我們一生當中真正的能力,就是帶領我們到基督那裡,領受在祂裡面的福分,因此更生出信心。

Pages:«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