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17, 2020 - Default    No Comments

司布真:如何读《圣经》

“你们没有念过吗?……你们没有念过吗?…
…你们若明白这话的意思。” (太 12:3-7)

文士和法利赛人对《圣经》的看法,读得很多很多了,他们三番五次地研究旧约《圣经》各本书,甚至不放过一个字和一个字母,他们把一些无关重要之点都记录下来,例如在整本旧约中,哪一节是刚刚在中央,把它分为两半;哪一节又把其中的一半再分为两半;某一字在经上出现的次数,或甚至一个字母出现的次数、大小及其所占独特的位置都一一加以记录。他们留下了一大堆有关《圣经》中所用字的注释,他们实际上可用同样的方法去读另一本书,也可以找同样重要的资料,而不须埋首于旧约《圣经》中,为了那些文字而费煞苦心。

对于钻研律法,他们确曾苦心经营。他们抓着机会,在一件有关律法的事上,对主耶稣加以挑剔,这大概因为他们对律法实在太熟了,所以不禁技痒,要亮一亮相或显显身手——主的门徒掐了麦穗,用手搓着,根据法利赛人的解释,用手搓麦穗也是一种打麦的动作,而在安息日打麦是一件罪恶不赦的事,所以在安息日早上,当你觉得饥饿,去搓麦穗充饥,当然也是大大的不对了,这是他们的理论,他们拿了这一套自己妄加释译的安息日律法去对付主。

主通常是以攻为守的,这次他亦采取了同一的方法,他以其人之道,还自其人之身,对他们说:“你们没有念过吗?” ——虽然表面上看来,这是一个很普通的问题,但文士和法利赛人却听得十分刺耳,主问他们这问题,问得很好和很适当,但试想想他们听了之后反应如何呢?“你们没有念过吗?” “念过!” 他们会这样回答:“我们不是念过很多很多遍,我们常常都在念,我们锐利的眼光甚至连一段也不放过的。” 但主继续再问他们一遍——“你们没有念过吗?” 好像说,他们虽然是当时读律法读得最多的读者,但毕竟没有真正读过一样,言下之意,是指出他们根本没有真真正正读过《圣经》。

随后他解释为什么这样问他们:“你们若明白这话的意思。” 这等于说:“你们没有读过,因为你们不明白,你们的眼睛看过了经上的字,也数算了那些字母,也把每一节每一字的位置记录清楚了,而且对每一卷书都作了学术性的论述,但你们却连作为《圣经》读者的资格也没有,因为你们不知道应该怎样去读《圣经》;你们既不明白,就等于没有真正读到一样,这种心不在焉的阅读就等于没有读一样,因为你们全不了解里面的含义。” 以上是我所要指出的第一点。

一、了解你所读的

在此大概不用我强调我们必须读《圣经》这一点,作为这题目的前题了,大家都已知道我们何等需要《圣经》的培育;我大概也不须问各人有没有读经这问题吧?在这世代,人们都喜欢阅读杂志、报纸和期刊,对于他们所应读的《圣经》却没有去读。昔日,一般人所能读到的刊物都很少,但《圣经》丰盛的真理就足以成为他们的一所图书馆,而他们读经的认真态度也是少有的。

我们今日所听到的讲道,有很多是没有引用《圣经》的,这些讲道与昔日的神学家——清教徒牧师的讲道相较,真是大为失色了,他们 (清教徒) 所讲的每一句话,都像是涉及影射《圣经》里面某一节,而且除了谈到讲章的主要经节外,还是不断地引用其它的经节,给会众带来了新的亮光,我真愿我们作牧师的能更紧紧地依从《圣经》,成为真正造就人的牧者,这样,就算我们对所谓 “现代思想” 一无所知,或者没有 “跟着时代跑”,又有什么关系呢?

对于一般的信徒——神的话就是最好的食粮,听讲道和看属灵书籍都很好,但当源远流长的时候,溪水就每每被泥土沾污,而失去了在源头时的纯冽,所以我们宁喝井水而不喝贮水箱的水:同样地,当我们直接读神的话,而不是间接地读一些有关《圣经》的注释时,我们方能在他的恩典中真正成长起来,直接尝尝神的话的清纯甘美吧!不要靠别人的转述,因为这已经是大大地打了一个折扣了。

这里要指出的是太表面化的读经并非真正读经的,虽然我们的眼睛看到每一章每一节,脑海中也读到每一章每一节,却如过眼云烟,什么也没有读到。所以一个老传道人常常说: “在近日,对于某些人来说,神的话来得容易,去得也容易,因为他们听道是左耳入右耳出的。” 很多人读《圣经》,情形不也是一样吗?他们可以读得很快,因为他们根本就读不出什么,他们的眼睛在书上很快地流转,却从不用心去想一想,至于心灵也从不因真理光辉的照耀而稍作停顿,这样囫囵吞枣的态度绝非读经的良方,明白书中的意思才是真正的阅读,为了得着《圣经》上的真理,我们用心费神去钻研也是值得的。

我们在祷告时,在整篇祷文中是有一个最精粹的中心点,在唱赞美诗时,同样诗中有一个赞美的核心,它是一内在精诚的、敬虔的火焰,使我们的颂赞有活泼的生命;我们读经时情形也是一样的,它里面有一个核心——这是一种真正的、活泼有生命的读经方法,它是阅读的灵魂;失去它,一切就变为徒然的、死板的动作了。

除非我们了解我们所读的是什么,阅读就失去其内在的意义了。我们常常指责罗马天主教用拉丁文主持每日的崇拜,但假如我们用本国的语言崇拜讲道,而一般信徒却没有用心去了解它,这跟用拉丁文或其他外国文字又有什么分别呢?有些人常常自我安慰,以为读了一章《圣经》就是做了一件好事,但假如他们完全不明白里面的意思时,这就只是一种迷信而已。所以假若我们读经时心不在焉,不知经文的含义时,就不要耻笑别人把一本书倒转来读,也不要以为不懂希腊文的人,读《希腊文圣经》是一件傻事了。

文字的本身是不能拯救我们的,它可能令我们失丧,却不能给我们生命,太过着重文字的本身时,它就可能成了我们抵挡真理的武器,就如昔日的法利赛人一样,因对文字有了相当的认识而骄傲,终至灭亡。我们所以获得祝福与成圣,是因我们的心灵深深地领受了经文里属灵的含义,被神的话语所充满。但这只有当我们读了神的话,真正地接受为真理,明白了而又产生喜悦的时候,才能尝受到这种福份。所以我们必须要明白里面的真理,否则就是读经不得其法了。

在读经时必须首先有了了解,心灵才会得到益处,在爱神之前同样先要对神有了认识:就是对他所显示的属灵的事都明白了才能有所喜爱;我们必须设法尽力去明了神在各样事上的旨意,否则我们对神的爱与敬仰,因对《圣经》缺乏了解,而成了空洞无意义了。同样地,对神的话语缺乏了解使我们的心灵得不到安慰,生命得不到带领,而品格也得不到造就。

清晰警醒的头脑

我们读经若要明白经节的内容,那么读的时候就要保持头脑清晰,我们不是随时都适宜读经的,很多时候在未翻开《圣经》之前,最好先安静片刻, 当 “把你脚上的鞋脱下来,因为你所站之地是圣地。” 你若刚从外面回来,脑海中还在挂虑着世俗的事务,你立刻便翻开《圣经》,是不能深入地领悟自天上而来的奥秘的,我们应像在饭前先作祷告一样,在领受灵粮之前,最好是先求主的祝福,求主擦亮你的眼睛,使你能看到《圣经》永恒的光辉。既然读经是我们领受灵粮的时刻,我们就应专心一意用一切的能力智慧去享用这珍美丰盛的筵席,我们要准备自己,就像要到主的殿崇拜一样,因为读经与在教会崇拜是同等重要的事。

默想神的话

当你有了这一切的准备之后,你便会立刻知道要去明白经节的内容,你必须去沉思默想。《圣经》的经节,有些意思是很易明白的,但有一些却比较深奥,我们要小心思想才能领悟到里面真理的快乐的。天父为了我们将来进入天国而教导我们,他用这些深奥的,结构特别的经节要我们去思想,使我们能渐渐进入上天的奥秘里,他用《圣经》复杂的形式去使我们默想,然后才令我们得尝其中的甜美,虽然他可以自己为我们解释,使我们一下子就领悟到里面的意思,但他有时却不喜欢这样做。《圣经》很多隐秘之处,并不是神故意要把意思隐藏起来,而是要我们多用脑思想,因为有时当我们专心一志地去寻求神的旨意时,这种努力可能比较所得的知识对我们的心灵有更大的帮助,深思默想训练及坚强我们的心灵,使它能接受更崇高深奥的真理。

我们必须默想,默想就像把葡萄压榨而获得葡萄酒,将橄榄一次又一次的压榨而获得橄榄油的过程一样。有时,我们看见一些硬壳果的壳有一些小洞,我们便知道已经有一小虫在里面把果肉吃去了;在读经的事上我真愿学这小虫一样,钻透了文字的硬壳,直达福音奥秘的深处,去尝受这果肉的甜美与滋养。对于那些越能领受神的话的滋养的人,他的话就越为宝贵。

去年一日,我坐在一棵绿叶成荫的山毛榉树下,欣赏这棵美丽的树,当我看到树上的小松鼠在树枝之间跳来跳去的时候,我就感到这棵树对于这小松鼠比对我不知重要了多少倍,因为它的巢穴是在树上的洞里,树枝成了它的阴庇,树所结的果子成了它的粮食,它生活在树上,这树也成了它的世界,它玩耍之地,它的谷仓和它的家,而实际上也成了它的一切;但对我就完全不同了,因为我的家,我生活的地方都在别处。对于神的话,我们真希望像这松鼠对这棵树一样,在日常生活中紧紧地依靠仰赖它,我们在里面能得到所需的食物、医药、财富、庇护、安息和喜乐,愿圣灵这样带领我们,使《圣经》的话真正成为我们内心最宝贵的东西。

直接向《圣经》的作者祷告

跟着要提醒大家的,就是你若要达到上述的目的时,你就必须祷告。我们应该去思想,更应为了思想而去祷告,我不是对那些没有读《圣经》的人,及那些有读经却没有下决心去了解经上意思的人说什么?你是否愿意做一个真正的读者呢?你若愿意的话就必须俯伏下来,求神亲自的带领,因为只有这本书的作者才能真正了解他的著作。

我们读书读到一些难懂的地方时,如果这本书的作者就住在附近,而又欢迎我去探访他的话,我就会登门造访,并且这样对他说: “请问在大作里面这一句是什么意思呢?我知道对你来说这是很易懂的,但你知我是这样蠢钝,所以不能弄明白,对于大作里面所讨论的题目我认识不多,也没有你这样超卓的领悟能力,所以你所用的例子和描写我都不明白,对你虽然很容易,但对我就很难了,你可以把你的意思解释一下吗?” 一个伟大的作家一定会乐于接受别人的询问,而我相信自己一定会因他的解释而恍然大悟,因为想明白一本书其中某一部分的意思,向这本书的作者请教,是追源溯始、最彻底、最有效的办法。

现今,我们有圣灵的同在,而当我们读他的书时,我们必须请求圣灵显示他的意思给我们知道,他也许不会施行一个神迹,但他会令我们的思想提升,慢慢地一步一步的启发我们的思想,直至最后得到他最精粹的属灵指示。因之,我们应要专心一意地寻求圣灵的引导,因为我们读经是要明白经文的意思,所以我们要祷告,求圣灵打开《圣经》奥秘之门。

运用各样的方法和寻求各样的帮助

当我们这样请求圣灵的引导和教训时,我们就应准备用各种的方法去帮助自己明白《圣经》的真道。当腓利问埃提阿伯的太监是否明白他所念的以赛亚先知的预言时,他就答: “没有人指教我,怎能明白呢?” 于是腓利就上前把神的话明白地告诉他。

有些人假装受了圣灵的指引,而拒绝接受属灵书籍或别人的教训,这种做法不单只没有荣耀圣灵,反之是对圣灵不敬,因为若望灵特别给予他某一些仆人较多的亮光(这也是事实),那么这些仆人一定会把这些亮光给予别人,更靠着这些亮光去做一些对教会有益的事,但假如教会中其他的人都不接受这些亮光,那么圣灵的给予不是徒然吗?这不是意味圣灵在给予我们这些恩赐是犯上错误吗?其实这是不然的。主耶稣喜欢把有关他话语的知识和智慧多给他某一些仆人,而我们也应该欢欢喜喜地顺从主的方法去领受他给我们属灵的知识。

“我们不要别人——这俗世的器皿所给我们属灵的宝贵教训,假如神是自己把这些宝训亲手交给我们,而不是籍着这些世俗器皿的话,我们就接受。我们觉得我们实在非常聪明,非常圣洁,非常属灵,因而不愿意从别人那里获得这些教训。所以我们不接受别人的话,除了《圣经》之外什么书也不读,而除了直接由神给我们的亮光之外,其它的一概不接受,宁愿在黑暗中行走,也不愿倚靠别人手上的烛光。” 我们若是这样说,就真是罪大恶极了。

亲爱的弟兄们,我们切不要堕落到这样的光景。只要是来自神的亮光,就算是由一个小孩子带来,我们也应欢欢喜喜地接受。假如神的任何一个仆人,无论是保罗,或是其他的仆人,从神那里得到亮光,看哪, “这些都是你们的,你们是基督的,而基督则是神的。” 因此,我们就得接受神所燃点的亮光,并要求神赐下恩典,使这亮光照亮了你所读的经节,而使你读的时候能够明白,在此我不想多说了,但对你们中间一些人我却要强调,虽然我知道你家里都有《圣经》,因为你觉得没有《圣经》就不像一个基督徒,你把圣经保持得整洁漂亮,全没有用旧的残破迹象,而除了在星期天拿出来之外,其他的时候就静静地放在一角了,你既然不去读神的话,不去寻找他的真理,你怎能希望得到上天的福份呢?

真理像一个金矿,若你不觉得它的宝贵而去发掘的话,你就不会发现它,我会多次对你们说在《圣经》中不断的寻找并不是得救之道,主曾说: “相信主耶稣基督的,你就必得救。” 但读经与听道一样,仍有加强我们信心的作用,而信心就能令我们得救。因为信心是由听道和读经而产生的,神喜欢我们去寻求福音的真义,神会因此而赐给我们灵里的祝福。

但你们中间有些人读经的情况是十分可怜的,我不愿太严厉指责你们,你们用自己的良心去省察好了,但我仍要问一问你们,你们很多人读经不是草率其事,或只读一些片段就算了吗?你们不是很快就忘记了经上的教训吗?你们有多少人一心一意去寻到里面的真义、生命和精粹呢?假若你没有做到这一点,让我告诉你,你读经的生活是十分可怜的,这是一种死的、无益的读经,我们甚至否定这是读经以免令别人误解,愿圣灵在这件事上给你有悔改的心。

二、找出属灵的教训

我想这标题是在本文之内的,因主说: “你们没有念过吗?” 然后他再问: “你们没有念过吗?” 然后他又说:“你们若明白这话的意思。” ——这里所说的意思是一些属灵的事,他引用了先知何西阿的话: “我喜爱怜恤,不喜爱祭祀。” 文士和法利赛人都喜欢后者,就是祭祀:杀牛犊及其它牲口的祭祀。他们忽略了这段经文的意思: “我喜爱怜恤,不喜爱祭祀。” ——这就是说,上帝宁要我们照顾关心其他的人,而不希望我们因遵守他律法在外的仪式,而令别人饥渴而至死亡,因为人是神所造的,他们应深入这些外在的东西去领悟里面属灵的意思,而我们读经时亦应有同样的态度。

当我们读到有关历史的记载时,也当如是—— “经上记着大卫和跟从他的人饥饿之时所作的事,你们没有念过吗?他怎么进了上帝的殿,吃了陈设饼,这饼不是他和跟从他的人可以吃的,惟独祭司可以吃?” 这是一段史实,他们读的时候本应要寻出里面的属灵教训

我曾听过一些很愚蠢的人说: “我从来不读《圣经》里面的历史部分。” 说这些话的人,真不知自己在说什么?让我告诉你,以我个人的经验,有时我在《圣经》记载的史实中所得属灵的道理,比在《诗篇》中所得到的更高深。你也许会问: “这又怎会呢?” 让我告诉你吧,当你能看透了这些历史内在的属灵意义时,你会惊讶于它所蕴含的真实力量,使你得到属灵的教训。

有时用历史的实例,去展示伟大的奥秘,比空口述说更容易令我们明白。当我们用一句话语去解释一个例子时,这例子引伸起来就会令你说话更有生动。例如,当主向我们解释什么是信心时,他会用铜蛇的历史来解释,而那一个读过有关铜蛇这历史的人会觉得这个有关信心的形象,比保罗对信心各种巧妙的形容更为生动更易于了解。不要低估《圣经》中的历史部分,若我们找不到里面的意思,我们就应该说: “我真是愚蠢迟钝,主啊!求你使我心灵的茅塞顿开。” 当主答应你的祷告时,你就会觉得《圣经》的每一部分都是神所默示的,对于你是必定有益处的。你要求告神: “求你张开我的眼睛,使我在你的律法中看到里面伟大奇妙的事。”

对于一切仪式的教训也是一样的,因为救主继续说: “律法上所记的,当安息日,祭司在殿里犯了安息日,还是没有罪,你们没有念过吗?” 在旧约律法的教训中,都有内在的意义,所以我们不要忽略了《利未记》,或说: “我不能读《出埃及记》及《民数记》这些章节,这些《圣经》都是有关那些部族和他们的标准制度,在旷野的站及队伍在各处的停留、帐幕、家具、或关于金球、杯、板、带卯、宝石、蓝色和紫色细麻布等一类东西。” 你应要找寻内在的意义,要认真彻底地去研读;因为这就好像是一个国皇的财富,其中越是宝贵的珠宝,就越是紧密收藏的,《圣经》里面的真理亦是一样。

曾到过英国博物馆图书馆的人都知道,里面有很多的参考古书是读者可以随意取阅的,有一部分的书藉是必须填妥借书单才能借到,但还有一些书藉是要有特别的准许才可借阅,借的时候,还是从下了锁的门及书柜中把书取出来,读者阅读这些书时,是有图书馆的人员在旁边看管着,好像怕你多看了一眼,便会偷去书中的字,因为这些书是世界上仅有的一本,所以如此的珍贵,一般人也不轻易看到。

同样地,在《利未记》或《雅歌》等书中也深锁着上帝宝贵的道理,你须要用心费力去开启它们,并须有圣灵的同在,否则你便永远没法见到这些无价之宝,越是深奥崇高的真理,便越是妥为保存,所以我们读经的时候应要细心寻找,当你读到一些仪节的时候,你不要轻轻地放过,要找出它的属灵意义,这才是真正读经的方法。你若找不出它里面真正的意义,那么你所读的都是徒然了。

对于《圣经》有关教义上的章节,我们亦应采取同一的态度。很可惜某些人,他们虽然很遵从教义,《使徒信经》也念得很熟,但却用这些教义去找传道人的错处。假如传道人稍为说差了一句话,他们便会说: “这个人不够好,无疑他说的都很好,但我知道他内里是败坏的,因他说了一句没有份量的话。” 这些弟兄对别人的要求实在过高了,他们用这些律法的知识,像放大镜一样,把一些细微的不同之点夸大其辞;我实在不想提及有些人,他们在有关神学的事上,就是一根头发大小的事,也是分得一清二楚的,但对神的事的真正意义,却是一窍不通,他们从不把这些藏在心里,只是在口中念着,又再吐出来;神的预定论是一回事,知道神预先拣选了你;而在他所预定给你的有意义的工作上结出果子来,却是另一回事。

去讲述基督的爱,他为他的信徒所准备的天堂及类似的事,无疑都很好;但讲的人却未必一定跟这些有了个人的直接关系,因此单单觉得某些《圣经》的信条很好是不够的,你应该把它刻在心板上,有关恩典的道理是很好的,不过道理中的恩典却更好,你应要设法得到它,不是因得到一些教训而满足,你要去弄明白它,直至你感觉到蕴藏在里面的属灵力量为止

这使我们感到要达到这境界,必须在我们读《圣经》时,常常有基督亲自同在,请你留心第五节: “再者:律法上所记的,当安息日,祭司在殿里犯了安息日,还是没有罪,你们没有念过吗?但我告诉你们,在这里有一人比殿更大。” 他们对于《圣经》的字句都十分的重视,但他们不知道安息日之主正在那里——他是人之主、安息日之主,也是万物之主,当你读到了一条信条,一条律法或一些文字上的东西时,就求主令你明白里面有些比黑纸白字更可贵的东西,有些比那些信条的空壳更好的东西在内,有一个人他是超过这些东西,我们应请求他永远和我们同在。

永活的主啊!求你把这些话对我变成活的话,你的话是生命,但必须靠着圣灵的带领,虽然我对《圣经》由头至尾都很熟悉了,甚至熟得自《创世记》至《启示录》都背诵得出来了,但它对于我可能是没有生命的,而我的灵魂亦可能还是死的。但主啊!求你与我同在,那我将从《圣经》中抬头仰望你,从这些诫命抬头仰望那诫命的成全者,从律法抬头仰望那尊崇律法者,从威吓抬头仰望那为我担负威吓者,从应许中抬头仰望那说: “好啊!阿们!” 的人,然后,我们再读这本书的时候,一切将不同了,他是在这房间里与我同在,所以我要专心一志,不能再浪费光阴了。他在我身旁弯着腰,用他的手指指着一行行的字,我看到他手上的钉痕,我要在他面前读经,因我知道他是这书的实体——因他是这书的作者与证明,也是这《圣经》的归纳,这是一个真正懂得读经的人的聪明阅读方法,假若你在读经的时候,能常常有主与你同在,你就一定能得到《圣经》的真义。

不知你有没有听过这样的讲道,就是它令你感到假如耶稣在这人讲道时来到讲坛的话,他一定会说: “下来,下来,你在这里作什么呢?我差遣你去传讲有关我的信息,但你说的都是其它的事,你先回家去读一些有关我的事,才再来讲吧。” 那些不带领人到基督那里去的讲道,或那些 “不尊主为大” 及 “不以主为基础” 的讲道,只会令魔鬼在地狱里发笑,神的使者在天上哀哭而已。

有一次一个威尔士人 (Welsh) 听到一个青年人讲道,这青年人讲了一篇很得体、很夸张虚浮的道。讲完后,他问这威尔士人觉得他讲得怎样,这人答谓他觉得什么也没有,这青年便问他: “为什么呢?” 他答: “因为没有耶稣基督在里面。” 那青年便道: “噢!但我讲的经节不是说那一方面的事。” 威尔士人道: “算了吧,不过我觉得你的讲道必须说到这方面。” 那青年便答: “我为什么一定要讲到那方面呢?” 那人道: “你还不明白怎样讲道呢?” 让我举一个例吧,在英国每一条小村,无论它是在那里,它必有一条通往伦敦的路,它可能没有通往别的地方的路,但它一定有通往伦敦的路,在《圣经》里每一章一节也有一条路,通到耶稣基督那里,所以讲道的方法是怎样由你所引用的一段经文,通到基督那里去你就循着这条路去讲道。”

那青年便说: “但是,假如我选到一段经文,是不能通到基督那里去的呢?” 这老年人便答道: “我讲道已有四十年了,而我从未找到这一节经文,而假如我真的遇到了,那么无论怎样艰苦,最后我也得讲到基督那里,因为在没有讲到基督之前,我是不会完结我的讲道的。”

也许你觉得我说得太严重一点,但事实上我并无夸大其词,因为从第六节指出主是我们读《圣经》的最重要的,他是我们所读到的一切主宰,当你在这些里面认识他的时候,他就使这些成为你宝贵的东西。若你在《圣经》里看不到基督,《圣经》对你也是没有用的,因为主自己曾说过: “你们查考《圣经》,因你们以为内中有永生……然而你们不肯到我这里来得生命。” 所以你的寻找是徒然的,你得不着生命,仍然死在自己的罪中,我们不是也可能犯了这错误吗?

三、有效的读经方法

最后,我们说到最有效的读经方法,这是指去明白和深入领悟经文内属灵的意义,并去寻找那代表属灵意义的、神圣的主,因他在此说: “我喜爱怜恤,不喜爱祭祀,你们若明白这点的意思,就不将无罪的,当作有罪的了。” 我们若明白主的话,就不会犯这许多错误,也不会将无罪的,当作有罪。

现在我不想详细地一一指出其中的好处,但总而言之,当一个人决心努力去了解神的话的时候,他常会得着属灵的生命;我们因神的话而得生:它是我们藉以重生的工具。所以,你要爱你的《圣经》,常把它带在身旁。假若你在寻找神,你首先应该相信主耶稣基督;但当你仍在黑暗中摸索的时候,你便当爱你的《圣经》,并去研读它、把它带上床;而当你早上醒来太早,不想弄醒家人的时候,你就用半小时去读它吧。你对神说: “主啊,求你使我看到那能令我蒙恩的经节,帮助我去明白一个像我一样的罪人,如何能与你和好。”

我还记得在我寻求神的时候,我读《圣经》及其它属灵书籍,我对自己说: “我害怕自己会失落,但我会找出这原因的;我害怕会找不到基督,但却一定不是因为我不去寻找他。” 这种惧怕的心理常常困扰我,但我说: “若我能寻见他的话,我一定去寻找的,我要去读,我要去想。” 一个专心一意阅读神的话去寻找基督的人,很快便会知道这真理——神是在我们的身旁,他不用我们去寻找,他是真实地在那里,只因我们头昏脑乱,所以看不见他。你要亲近你的《圣经》,《圣经》虽然不是基督,但它能带领你到基督那里去,你应该诚心地跟随它的带领。

当你重生得到新生命之后,你要继续读它,因它能安慰你,使你知道更多主为你成就的事,它使你知道你已得救赎,成了神的儿子,已重生得救及成圣,在世人所犯的错误中,有一半是因为没有读《圣经》而引起的,若有人读过下面的《圣经》,他还以为主任由他的儿女灭亡而不顾吗?—— “我又赐给我的羊永生,他们永不灭亡,谁也不能从我手里把他们夺去。” (约 10:28)。当我读到这经节时,我明白了圣徒们坚持忍耐到底的原因。读《圣经》吧,它能大大地安慰你。

《圣经》是我们的滋养,食物和生命,查考它,你将在主里,在他的能力里长大起来。

它能带领你,我相信最正直的人一定是最紧靠《圣经》的人,时时当你不知怎样做的时候,便会有经节活现在你眼前,像对你说: “跟随我。” 有时我见到一个应许在眼前发亮,有时我的心被一经节照亮起来,我知这是神对我说的话,于是我又欢欢喜喜的继续走前面的路。

你若常查考《圣经》,它将给你无穷的帮助,因为当你越是明白它内在的含义,你便会越珍惜它;而当你长大年老的时候,这本书会跟你一起成长,无论在你幼年或是老年的时候,它都是你适当的良伴。它是历久常新的——就像是昨天才出版而从来没有人看过一样;而它是又使人想起很多有关它的宝贵记忆,当我们带着喜悦的心情翻阅着它的时候,我们将回想到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的一些事。这些事是永远不会被人遗忘的。这些包含着恩典的事将永垂不朽。

主教导我们去读他的生命册,这是他在后面为我们翻开的,使我们能在这另一本有关爱的、而我们从未看过的书上,可以读到我们的名字。这书我们将在最后的大日子读到。

留言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