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25, 2017 - Notes    No Comments

A Good Sermon

A good sermon can be preached through study; yet a very good sermon can only be preached through prayer and suffering for Christ.

Jan 9, 2017 - Notes    No Comments

唐崇荣 – 争战者的本质

       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当上帝的道与我的生命发生关系的时候,我们的生命才真正有内容与意义。但我们信的道是人所不能接受的;世界恨我们,证明我们不属于这个世界。我们要自己信这个道,坚守这个道,要爱这个道、传讲这个道。但是人不认为需要这个道,认为“这是我生活上不需要的”。

       我第一次到菲律宾布道,我有一个年老的亲人说:“你可以不用来了,你根本不明白人需要什么,你所讲的道跟我们的生活完全没有关系。”我说:“主若要我来,我就再来菲律宾。”后来我仍过去菲律宾几次,他便信主了,因为他发现自己需要上帝的话。

       这是永远的真理、时代的信息,是历世历代不改变的真理,是时代需要的真理。但人不感到这是自己所需要的,这就是人类现今的问题。

       苏格拉底有智慧却无权柄,许多君王有权柄却无智慧。柏拉图说:“若权柄与智慧没有连接,世界一定动乱。”许多王娶漂亮却无智慧的女子,因此生出愚昧的后代。因为许多女子看镜子不看书,怎么有智慧呢?印度哲学家总统讲一句很重要的话:“ 基督徒是平凡的人,但是他们有非常不平凡的信息。”世界的人听我们讲道没有兴趣,觉得没有关系与需要,因此恨恶我们所传讲的道。我们要传讲重要的道给人听,使人感受到这是重要的道,使人感到这是对他有帮助的;把非常不平凡的真理,使人发现这个真理真是不平凡。

       许多人在教会讲道声音大得不得了,到世界却没有人要听他讲任何一句话。有一次我到圣保罗大教堂前,有人拉手风琴与提琴,另外一个人一直讲道,这是在街上传福音的人,像保罗在街上露天的地方传道,像我年轻时做的工作。我站在那里注意听他们什么,发现他们的方法没有靠圣灵的能力,我用二十分钟看有多少人去注意听他讲道。我发现没有人注意听他讲道,人看了就用奇怪的眼光离开他。这就是传道人吗?这是向世界传信息的人吗?世界上的人无人要听。

       有一次我在等车,有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也在等车,我问他:“先生,你在做什么?”他说:“你在做什么呢?”我说:“我在等车,你呢?”他说:“我也在等车。”他问我:“你这么老了,有人要听你讲话吗?”我说:“很多人听我讲话。 ”他说:“居然有人要听你讲话?”我说:“你晚上跟我去,就知道有几百人要听我讲话。”他说:“吹牛!这么老了怎么还可能有人要听你讲话?我这么老了,有话要讲,但没有人要听。”我说:“听我讲话的有几千几万人。”他说:“你又在吹牛了。”我说:“你跟我去,就知道有五百人要听我讲道。”

       今天教会的困难在哪里?有口的找不到耳朵,有耳朵的找错嘴巴。今天灵恩派以为声音大一点,神就感动人。有一次我的同学讲道,宣教士评论说:“你今天讲道很大声,很少能力。口找不到耳朵,耳朵找不到嘴巴。司提反讲道的时候,以智慧与圣灵讲道,众人抵挡不住。真理的圣灵是圣洁的灵,传道人有大声音却没有道,你不要听他。圣灵是真理的灵、圣洁的灵。

       耶稣选加利利普通的小民,他们是在渔场打鱼的人,没有学问、财力、军事、政权或大的名望,但耶稣说:“圣灵若降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成为我的见证。”我不明白为什么耶稣的门徒不是从耶路撒冷选的,而是从遥远的加利利选的。加利利没有出名的学府,没有大的圣殿,也没有很多重要的会堂,或大的宗教人物,不是祭司的地方。甚至有句话说:“加利利还能出先知吗?”加利利北方的湖边,耶稣的门徒都从那里选出来。

       在耶稣的时代,世界上承认的学者,只有两个最大的范围。第一、在希腊学者。从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斯多德,产生最大的学问,用看的方法,产生大的学问,希腊的文化是观察的文化,观察自然,研究天象,分析物质,数算世界各样奇妙的事情,产生自然科学与知识。苏格拉底以前哲学家写的书,最重要的只有两种,一种叫做论自然,一种论原则。如果你能明白自然界的规则与定律,你的书一定很多人买。苏格拉底以前,人研究人之外的大自然。苏格拉底呼吁人要从外转为认识自己。苏格拉底的时候,方向转回来,为什么不研究自己?你应该认识自己。知识就转到研究自己,在希腊的哲学里面,各样的哲学都有。换句话说,亚里斯多德是有史以来,对大自然分析最深入,最广泛的学者。他有一本书叫做《动物的动态学》。他甚至画图猫爪怎样伸缩。他是亚历山大的老师,亚历山大把他的书放进图书馆。当他打败波斯,就把书留在当地,结果十三世纪最有学问的,是阿拉伯人。

       当阿拉伯人介绍亚里斯多德的书给欧洲,巴黎大学的人都要尊重。直到阿奎纳在欧洲的抽屉发现亚里斯多德的书,才发现阿拉伯人讲的不一定对,因为他们所得到的书是翻译的,与留在欧洲的希腊原典不同。

       第二派的学者,研究的是超自然,就是犹太学派。为什么犹太学派很重要?因为这是神自己给他们的启示。希腊的学问从观察大自然产生,希伯来文化是从听产生学问。希腊文化以看为出发点,希伯来文化是以听为出发点。希腊人用看建立文化,希伯来人用听建立文化。犹太人重听,希腊人重看。耶稣称赞马利亚,说他选择上好的福分。这两派思想是全世界思想最重要的两大来源。

       今天大学有许多学科,后面都是接着 logy。 logy这个字是从logos来的。第一个用logos的是赫拉克利特。田立克说:“约翰是承受希腊文化写约翰福音,我完全反对这个说法。”Logos是永恒的道,是永恒与上帝同在的圣子,是尚未道成肉身以前的状态。上帝没有启示给约翰以前,上帝许可希腊人使用同样的名词却不了解真正的意义。当耶稣来到世界上,他要建立一个新的学派。

       我常想为什么耶稣不愿意被邀请到希腊讲学,把最重要的人带到他的面前。有希利尼人来请耶稣去讲学,但耶稣不理睬。耶稣不选择这两派的学者,却选择加利利的人做门徒。我只在香港讲过【耶路撒冷、雅典与加利利】。许多人写耶路撒冷与雅典这个主题,但我想到另外一个加利利学派。什么叫做加利利学派?耶稣要带来最高的智慧地学派。当我讲这个主题,香港人也不特别注意,但我盼望世界的人会注意这件事情。

       不是希腊,也不是耶路撒冷,乃是加利利。耶稣选择彼得、雅各、约翰等人,他们对世界的影响已经超过犹太所有的学者。为什么希腊哲人的影响不能超过使徒呢?为什么加利利派这么重要呢?耶稣说:“新酒不能放在旧皮袋,新布不能补在旧衣服。”耶稣所带来的是完全的新酒与新布,不能放在旧皮袋中。世界的改变从加利利开始。

       当耶稣拣选加利利的学生时,希腊与犹太的学者已经有很大的成就,我们的主完全把他们撒在一边。他借着道成肉身的智慧给加利利的门徒,使他们成为震动世界、改变世界的人。保罗明白这件事情,所以他说:“希利尼人求智慧,犹太人求神迹,我们却是传钉十字架的耶稣。”各各他的十字架对希利尼人是愚味,对犹太人是软弱,却是上帝的智慧与能力。耶稣这句话是对全世界文化的挑战,这挑战是许多神学家自己都没有看见。

       基督教最大的毛病,牧师们自卑感,没有博士不能上台讲道。请所有人听这句话,所有博士的老师一定是博士,博士的老师也是博士,但第一个博士一定不是博士。我从二十几年前决定不注重学位,我决定起初不发学位,我要让那些来的人是为学问而来,不为学位而来。我们有清楚原则以后,才把学位发出去。有学问没有学位可惜一点点,有学位没有学问,害羞一大堆。何况你的学位如果是假的,羞上加羞。

       1968年,韩国政府找到八百个假博士,其中六百个是牧师。基督教的牧师是最多心理有病的,很多的自卑感,一定要有一个学位才能站讲台。

       加拿大有一所圣经大学差派许多宣教士,是用很少的钱建立的。有一位教授对我说:“我不一样了,现在我有学位了。”后来许多学生是为学位,而不是学问而去。当耶稣升天时,他的教会还没有设立执事、长老与行政部。我的教会在二十八年里成为印尼最大的教会,我们派许多人去传福音,我们的工作全印尼教会肯定。我对我们的教会说,不要注重行政,注重组织,注重学位,你的异象在先,行动在后;呼召在先,顺从在先,行动在后;异象赐下,再把使命赐下。我们用遵行上帝的使命,来领受异象与使命给我们的挑战。我们的组织是跟随这个使命,我们的知识是为了装备我们领受的智慧,学位是为了承认我们是有学问的。这些原理弄清楚了以后,教会照这些原理去发展。我们的学生都成为有学问的人。

       当我开始归正福音运动,看见新派教会的领袖轻看我,我忍辱负重把工作做好,使他们亲眼看见我们工作的果效,但他们的教会却衰弱冷淡下去。现在印尼的教会没有轻看我们的。现在我年老了,我对学生说:“不要叫人小看你年轻。”这是神在我们身上奋斗的纪录。

       自从神吩咐人事奉,就把争战的意识放在人心里。信仰的历史是争战的历史,教会的历史、宣教的历史、见证的历史,是争战的历史。耶稣说:“你们若得着能力,就必成为我的见证,抵挡魔鬼”。这是全本圣经给我们看见的真理。

       初期教会的争战是在逼迫中的争战,许多罗马皇帝逼害基督徒,但教会在圣灵引导下,在逼迫下不但不灭亡,反而兴旺起来。中国教会不要害怕gcd的逼迫。上帝许可我们的仇敌用凶恶的脸孔逼迫我们 。当君士坦丁宣布基督教为国教,停止逼迫基督徒。可否中国成为一个基督教的国家?gcd的领袖可能有一天都信耶稣吗?可能。我从前接受无神唯物辩论的思想,是马克思与黑格尔的思想,但感谢上帝,当一个真正的无神论归向基督时,比许多基督徒更爱主。

       前天讲道的副牧师,有一天我对他说:“明年这个月,我要办基督教中小学。现在我委托你训练老师,明年我要使用这些老师教书。”这个年轻人温驯顺服,就说:“好!”之后,他对我说:“唐牧师,你说的话,我都遵行了。他们都预备好可以教书了。”我马上招生。人家说:“唐牧师又有一个新玩意儿了。”有十八个学生来上课。一年以后,四十五个学生;三年以后,一百多个,现在五六百个。第六年,这位副牧师校长又来报告我们的学校成为整个雅加达最好的十名学校的其中一名。我听了眼泪差不多留下来。我照着你过去的道理一个一个讲出来。教育的四大因素,第一个就是要有好的老师,要有好的教材,好的学生,好的校舍。

       不久我们办了中学、高中,现在我们预备办基督教大学。我买了一块很大的地,坐车要两个钟头半。在郊区买是市区的一半。印尼交通不但进步,几年后交通不成问题。上帝给我们智慧,一步一步把上帝的工作做出来。

       我从零开始创建归正福音教会,现在有七十多间分堂;现在我们有平信徒神学院,因靠信心勇敢做,知道是上帝的旨意就先做。经过二十多年后,我们在138个城市办平信徒神学院。我们一块钱都不花做成。传道人用自己的薪水买机票过去,然后找领袖洽谈,若能有二十人来读,就自己出钱去教他们;先用教会的课室,直到人数增长,才要求学生有分于这个工作,开始负责讲师的机票。就这样,138个城市有平信徒神学院,因为上帝是使无变有的上帝。

       你念神学,到我那里去比较好;你可以效法我们怎样奋斗与争战。许多人到美国读书,很少布道。你到我那里读书,我会带你怎样去传道,怎样争战。我们预备中文神学院有外请讲员以及常备讲员。校舍也预备好了,只差我考你及格不及格,否则我不收你。你好好念英文,之后好好吸收更多的智慧。

       印尼的工场太大了,东到西五千公里,比新疆到黑龙江更远,比洛杉矶到纽约更远。每一年我派三百位会友及其他人,约一千人,到印尼各个城乡传福音。我三年前决定到各城乡传福音,他们说:“唐牧师七十多岁还要来”,最多一次有一万三千人参加,有三千人走向台前悔改。印尼的基督徒已经显出基督教的精神。王福牧师与王俊才牧师也在印尼看到当地基督徒的奋斗力。你们到印尼念书,会发现圣灵仍在做工,福音的能力这么大,人的需要还是彰显出来。